图文:“五桥一隧”越峡江 天堑变通途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12版 专题
·图文:“五桥一隧”越峡江 天堑变通途
湖北日报电子版
----  
 
12 专题 2019.9.27 星期五

图文:“五桥一隧”越峡江 天堑变通途
——武汉航空港发展集团助力秭归圆百年梦想
    图为:三峡库区长江、香溪河交汇处,秭归“五桥一隧”航拍图。
    图为:秭归长江大桥主色调采用“祥云红”。
    图为:秭归长江大桥主拱如彩虹飞架,天堑变通途。
    图为:大桥横跨碧波荡漾的香溪河。
    图为:蓝天白云下,香溪河大桥主塔和斜拉索。
    图为:青山绿水间,红色秭归长江大桥与银灰色香溪河大桥遥相呼应。
    图为:架梁施工。
    图为:吊装施工。
    图为:大桥建设中,工人正在作业。

    金秋时节,丹桂飘香。
    今日,由武汉航空港发展集团(简称“武汉航发集团”)旗下武汉市政建设集团以PPP模式投资建设的香溪长江公路大桥工程“五桥一隧”通车,彻底打破三峡库区秭归县江河阻隔的交通困局。
    青山绿水,彩虹飞架。
    长江三峡、神农架、武当山,一条条黄金旅游线,越拉越近;沪蓉线、沪渝线、省内线,一条条经济大动脉,越拉越长。
    这是圆梦之桥、跨越之桥、创新之桥,必将推动秭归、鄂西生态文化旅游圈、三峡库区乃至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

    圆梦之桥

    从天空俯瞰,长江、香溪河交汇处悬崖峭壁间,“五桥一隧”如同镶嵌在长江经济带上的金项链,闪闪发光。
    这条金项链寄托着梦想。“多少年了,我们世代期盼能有一座大桥跨越长江直达南岸,现在终于就要实现了。”
    9月18日下午,69岁的屈克助老人站在长江北岸,遥望对岸的郭家坝镇,感慨万千。
    老人所在的归州镇万古寺村,被长江和香溪河阻隔,进出要坐船。他热切盼望大桥通车,“感觉外面的世界就要打开了。”“五桥一隧”包括:秭归长江大桥、香溪河大桥、灵观台高架桥、AK0+180接线桥、三岔沟大桥、吴家沟隧道,全长5.4公里,总投资约21亿元。工程南起秭归江南岸的郭家坝镇米仓口隧道处,对接省道宜巴线(S334),过南岸收费站,在兵书宝剑峡峡口飞跨长江,再延香溪东岸上行约2公里,上跨香溪河到西岸,穿吴家沟隧道,顺接省道峡堡线(S255)。这是一个由大型桥、隧组成的项目群,总称为香溪长江公路大桥工程。
    长江及其支流香溪河,将秭归一分为三。建设长江大桥,一直是秭归人多少年的梦想。
    三峡工程蓄水成库后,水位抬升河道增宽,库区群众过江难、行路难、运输难问题更加突出,这一梦想,更为迫切。多年前,湖北日报等各级媒体以多种形式反映三峡库区出行难,呼吁修建长江大桥。
    2009年,香溪长江大桥项目列入国务院《三峡后续工作规划》。此后在各方努力下,快速落地:
    2012年10月,工程立项;
    2015年8月,破土动工;
    2018年5月,主拱合龙;
    2019年7月,全线贯通;
    ……
    多年期盼,天堑变通途。秭归县负责人感叹:这离不开历届县委、县政府的接续推进,离不开武汉航发集团的担当作为,离不开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
    悬崖峭壁间建桥挖隧,需要征用山林、拆迁房屋,郭家坝镇卜庄河社区居民韩庆丰,第一个签协议支持拆迁,听说大桥即将通车,本在内蒙古鄂尔多斯打工的他,打算最近回来一趟,“上桥看一看,走一走,摸一摸。”
    为支持大桥建设,秭归县提供“保姆式服务”。郭家坝镇党委副书记王勇说,施工中出现房屋裂缝等情况,一律由地方工作专班出面协调,定损之前先行补偿,避免出现纠纷影响工期。“五桥一隧”通车后,秭归南北地区真正成为一体。秭归江北有4个乡镇,每年脐橙产量20余万吨,目前都是通过汽渡运输,大桥建成后,脐橙运输成本将大大降低,市场竞争力增强。
    大桥南北可通达沪渝高速和沪蓉高速,成为两大东西交通大动脉连接线,将长江三峡、神农架、武当山三大世界级黄金旅游区连成一体,对促进鄂西地区旅游、三峡库区经济发展以及长江大保护均有重大意义。

    跨越之桥

    大桥飞跨,既跨长江,红色主拱如彩虹飞架;也跨香溪河,银灰色斜拉桥如美人抚琴。
    大跨越之中蕴含着力量。
    秭归,国家确定的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曾长期顶着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直到今年才正式退出。主要原因之一,便是交通闭塞。秭归县大部分村落地处大山深处,山路崎岖。村民要想过江,白天坐汽渡,晚上则无法通行,如遇急病不能尽快救治。车辆过江等待时间长,高峰期排队需要两个小时,绕行山路也要一个多小时。当地出产的国家地理标志产品——秭归脐橙,面临着外运不畅的难题。
    交通不便,阻碍了经济社会发展,影响了人民群众生活,必须尽快突破瓶颈。
    1998年,秭归县委、县政府提出建设长江大桥的构想,其后跨越工程立项、项目融资、工程建设三大“天堑”。
    跨越,体现在项目融资上。
    国家批准立项了,建设资金从哪里来?
    纵观中国大桥建设史,鲜有县级政府自主谋划、自主争取、自主筹资建设的长江大桥项目。
    2010年,秭归全县GDP50亿元,在宜昌市13个县市区中位居第七位,人均GDP仅12533元,不足宜昌市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仅为全省平均水平的一半。
    这样的经济状况,何以撬动一座跨江大桥?秭归县知情人士透露,当年谋划建设长江大桥,县级财政只能满足基本运转,根本无力实施长江大桥项目。
    面对困境,秭归县解放思想、大胆创新,在省直主管部门支持和指导下,积极寻求政策依据。
    刚组建不久的武汉航发集团,作为武汉城市建设投融资平台企业,也走出武汉,追梦大三峡。
    经过接洽,双方迅速敲定合作方式,采用PPP模式破解融资难。
    2015年8月,秭归县与武汉航发集团旗下武汉市政建设集团签订香溪长江公路大桥工程PPP协议。
    至此,我省公路领域首个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尘埃落定。这一模式,实现了政府投资、建设主体、区域发展的三赢格局,让梦想更快地照进现实。
    跨越,也体现在工程建设中。
    武汉市政建设集团作为社会出资方,投资建造香溪长江公路大桥工程。这也是武汉市属企业首次走出武汉,跨区域承建跨越长江天堑的大桥。
    武汉市政建设集团是一家传统市政施工企业,长于修路筑桥,但所涉足桥梁工程,多是市政立交桥、高架桥。在长江上建造大桥,还是第一次!
    这是前所未有的挑战,也是极其难得的机遇。武汉市政建设集团与“建桥国家队”中铁大桥局并肩作战,逐梦三峡,铸造丰碑。四年时光,千余日夜,直接将其桥梁建造技术提高到新的层级。
创新之桥
    长江横贯东西,湖泊星罗棋布,山脉连绵起伏,独特的地理条件决定了湖北跨越江河山川的桥梁多,跨径大,建造技术复杂。
    香溪长江公路大桥工程“五桥一隧”桥型较多、结构复杂,且桥址位于三峡库区,地质条件复杂,有溶洞和断层,攻坚克难成为常态,新技术、新工艺层出不穷。
    攻坚克难中凝结着匠心。
    以控制性节点工程秭归长江大桥为例:
    主跨519米,是目前世界上最大跨度中承式钢箱桁架推力拱桥;
    没有桥墩,完全靠钢箱桁拼起彩虹似的桥拱,整个拱桥由23块弧形钢构件在空中“拼积木”般组合;
    在国内大跨径钢桁架拱桥中,首次采用“厚承压板格构+预应力”新型拱脚连接构造;
    受地形条件限制,在峡江的倾斜断层地质上搭建起的大型扣挂体系,跨度601.2米,额定净吊重270吨,大型缆索吊机起重高度达220米,为在建同类型桥梁规模之最……
    施工过程中,中国工程院院士秦顺全、杜彦良、陈政清、郑健龙、丁烈云、欧进萍、王梦恕、梁文灏、郑皆连、谢先启等人多次亲临指导,提供技术支持,一个个难关被攻克,一项项纪录被打破……现在从天空俯瞰,5.4公里长“五桥一隧”穿行于青山绿水间,气势磅礴。
    其中的控制性工程秭归长江大桥,既是秭归县首座长江大桥,社会各界寄予厚望;也是武汉航发集团首座跨江大桥,承载着梦想,凝聚着匠心。
    武汉航发集团虽于2015年6月18日挂牌成立,但历史悠久、功底深厚。
    旗下武汉市政建设集团前身是解放初期成立的武汉市城市建设管理局,1983年政企分开,成立武汉市政工程总公司,2002年组建武汉市政建设集团,业务遍及国内10余个省市,先后荣获3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6项中国市政金杯奖,1项中国土木工程“詹天佑奖”,2项中国建筑工程“鲁班奖”,2项国家优质工程奖。
    在集团院士工作站团队指导下,大桥施工过程中对多个技术难题进行攻关,形成十余项科研课题,如《大跨度中承式钢箱桁架推力拱桥扣挂法施工成套技术研究》等。
    大桥建设创造了一个世界第一:目前世界上最大跨度中承式钢箱桁架推力拱桥;一项国内领先:采用的扣挂体系与缆索吊机规模在国内领先;四大技术创新:复杂地质条件下的边坡稳定与综合整治技术、大跨钢箱桁架拱的扣挂体系研究与施工技术、大型缆索吊机标准化研究与施工技术、大跨度钢箱桁架拱的安装与线形控制技术。
    秭归长江大桥主拱颜色,选定为“祥云红”,鲜艳透亮、大气磅礴。主拱架设过程中,建设者以工匠精神,攻坚克难,在世界桥梁工程建设史上创造了又一个“中国建造”奇迹。2018年春夏之交主拱合龙,“祥云红”从此屹立于兵书宝剑峡,成为三峡深处最壮美的风景。
    科技引领发展,“五桥一隧”还建立了世界首个桥梁全寿命安全监测系统。该系统应用现代传感、物联网、BIM和云计算等技术,对桥梁全寿命期的荷载与环境作用以及结构的性能与响应等参数进行收集、处理、分析,最大限度地确保结构安全施工、运营,延长结构使用寿命,实现了建养结合。
    追梦人的脚步,总是铿锵而坚定。
    武汉航发集团董事长胡承启表示,将以大桥通车为新起点,牢记职责使命,勇于担当作为,从高质量建设转入高效益运营,继续服务地方经济发展。

    汉企走出去 逐梦大三峡

    香溪长江公路大桥工程“五桥一隧”,将武汉市政建设集团桥梁建造技术提高到新的层级——在宽阔的长江上建桥!
    这一跨越,来自于几十年市政建设中积累的技术研发优势,来自于理念机制创新,不断“引进来”“走出去”,快速形成过硬的桥梁建造技术,不断提升桥梁专业化施工核心竞争力。
    最初,只能建造市政工程中的立交桥。
    1987年,汉阳古琴台开建一座“人”字形立交桥,这是江城第一座立交桥,由武汉市政建设集团建设。
    此后,立交桥在武汉三镇遍地开花,如武胜路立交桥、航空路立交桥、大东门立交桥等。
    随着路面交通流量激增,加上违规车辆碾压、桥梁病害维修不及时,早期设计建造的立交桥一度变成“卡脖桥”,处境尴尬。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中,武汉市政建设集团大胆创新、勇挑重担,开启江城全互通立交时代。
    2015年7月底,由其建造的三环线汪家嘴立交通车,实现东风大道、三环线、龙阳大道高架、杨泗港快速通道无缝对接,“激活”武汉西大门路网。
    这是武汉首座全互通式立交,也是当时武汉已建成最大、最高的立交桥,桥面最高点距地面26米。原址本有一座“苜蓿叶”形老立交桥,因无法满足通行需要,于2013年底爆破拆除,兴建更大规模的立交工程。经多方论证,决定修改设计方案,结合三环线西段全线高架改造,东风大道、龙阳大道高架、杨泗港快速通道均在此交会,拆除原有立交,改造为全互通转换枢纽。
    从2013年9月首根桩开钻,2014年3月首节钢箱梁吊装,2014年5月首联混凝土箱梁浇筑,到2015年7月底建成通车,短短22个月,武汉市政建设集团啃下硬骨头。
    对于传统市政施工企业来说,从建造立交桥,到建造跨河桥,已属重大突破。
    楚河汉街,波光粼粼,熙熙攘攘。这里是武汉中央文化区核心街区,被誉为新时期“清明上河图”,本地市民和外地游客纷纷慕名而来。吸引他们的,除了著名的世界级文化地标“汉秀”,还有楚河之上4座美轮美奂的跨河桥——东湖路放鹰桥、中北路云中桥、沙湖大道歌笛桥、烟霞路烟霞桥,均由武汉市政建设集团匠心建造。
    一桥一景。4座跨河桥坐落于楚河汉街主轴线上,不仅与紧邻的楚河、汉街景色相得益彰,呈现繁荣闹市的经济发展带和城市景观带,同时寓意武汉穿越百年时空,大踏步跨入新世纪,以“东方水城”的姿态,屹立于国际现代化大都市之林。
    回想当年,何其艰难:工程在人口稠密的中心城区开建,近万户拆迁、20多条管线迁改。
    2016年2月,武汉江北快速路江岸段、黄陂段开工,这是武汉航发集团组建成立后,以业主身份投资建设的第一个重点项目,已于今年年初顺利通车。
    工程重要节点跨新河大桥长928米,宽40.5米,双向8车道,桥梁设计与汉江上的晴川桥类似。为确保万无一失,请来国内桥梁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秦顺全指导钢箱梁拱施工。随着江北快速路通车,这座大桥屹立于长江主轴,已成为江城新的城市景观。
    新河大桥只是江北快速路的一部分。截至目前,武汉主城区快速路网初步形成,“天上跑”或“地下穿”成为人们出行常态,武汉航发集团还打造一系列高架桥产品,为大武汉提速贡献力量。
    作为城市建设主力军,武汉航发集团在承担临空经济区投资、融资、建设使命的同时,发挥武汉市政建设集团技术优势,投资或参建江北快速路、机场快速路改线、孝汉大道武汉段、武汉西三环改造、雄楚大道高架桥、光谷有轨电车、大汉阳有轨电车、荆门北高速、荆州荆州大道和洛阳王城大道等一大批改善百姓出行、缓解道路拥堵的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项目。
    武汉拥有完整的桥梁产业链,建造桥梁的实力和水平全国第一,被誉为“建桥之都”,但承建长江大桥工程的多为大型央企,“建桥军团”也大多来自“国家队”,如中铁大桥局、中交二航局等。武汉市政建设集团虽曾参建长江大桥,但仅涉及引桥部分,直接投资建造长江大桥,此前没有先例。
    在三峡,梦想照进了现实!
    新时代、新使命、新征程,武汉市政建设集团将以秭归“五桥一隧”为新起点,积极融入长江经济带建设,打造湖北“建桥军团”新的生力军。

    主题教育进工地
    确保大桥通车

    三峡深处悬崖峭壁间,“五桥一隧”施工难度极大,工程建设困难重重。如何确保大桥如期通车?
    今年6月起,武汉航发集团全面启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坚持将学习教育、调查研究、检视问题、整改落实4项重点措施有机融合、一体推进。
    7月17日,武汉航发集团主要负责人实地调研发现,项目进度推进滞后,基层党支部战斗堡垒作用不强。针对以上问题,要求各单位负责人进一步提高政治认识和政治站位,强化党建引领,加快推进项目进度,并将问题列入集团问题整改清单。此后,各分管负责人又先后7次赶赴项目现场,检查指导、跟进落实整改工作。
    为解决工程建设推进难题,武汉航发集团下属秭兴公司作为工程建设管理方,成立4个工作专班,分别为工程指挥专班、综合调度专班、安全质量专班、交工验收专班,充分发挥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武汉航发集团还打造了一系列高架桥、地下空间产品,对剩余工程制定节点任务清单,实行销号式管理。对各参建单位进行再动员再部署,采取一天一调度、一周一通报方式,严格按时间节点推进,未能完成的单位要问责。党员干部通力协作、奋力攻坚,弘扬工匠精神,争做品质工程“缔造者”。党组织建设有力推进了工程建设,主题教育焕发出来的热情不断转化为攻坚克难、干事创业的强大动力。
    由于地处偏远山区,施工条件极为艰难,施工断面被香溪河一分为三,基本靠汽渡进行材料和车辆运输。因此受交通不便利、施工单位进度不统一、交叉施工等影响,项目推进困难。
    为保障通车既定目标,施工方武汉航发集团旗下路桥公司、桥梁公司深入查摆施工进度滞后、各方协调难等问题,解决项目推进困难。项目全体人员积极发扬“航发铁军”精神,面对艰难的施工和生活条件,不言累不言苦,担负使命,攻坚克难。面对只能靠汽渡运输的困难,他们自己寻找施工断面,头顶烈日交替施工。为解决运输问题,项目负责人到当地政府办公室蹲点协调。
    肖开乾,58岁,秭兴公司党支部书记,在工程建设需要时,他毅然放弃了在汉安逸的临退休工作,不顾病痛,跋山涉水、背井离乡赶赴秭归接下重任,分管香溪长江公路大桥项目技术、质量、安全、科研等工作。在一次安全检查工作中,车子行驶到盘山公路上,他的身体出现不适,脸色苍白,直冒冷汗。同事们劝他赶紧去医院看看,但他一直坚持说没事,一定要把工作交代完。在县城医院简单止痛后,他被连夜送往武汉住院治疗,诊断结果是肠梗阻,医生说,急性肠梗阻那种痛苦一般人承受不了。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奔波在施工最前线,废寝忘食、战酷暑、斗严寒,像个陀螺一样转个不停,只为兑现那党旗下的铮铮誓言。
    主拱合龙是整个长江大桥结构中最关键、最危险的阶段。青年党员夏文辉是秭兴公司安全部副部长,主要负责香溪长江公路大桥项目的安全管理工作。“让经手的每一个项目都能安全生产零事故”是他对工程建设始终如一的承诺。在峡口起风的时候,听到缆索吊机各种索相互碰撞发出的“呜呜”的声音,他心里的弦绷得紧紧的。除了要加强各项监控工作外,主拱上面的作业环境也是关注的重点。为了确保顺利合龙,他每天都在200多米的高空中来来回回许多趟,对所有的作业平台、临边护栏进行仔细、全面的检查和加固。
    万里长江,激流澎湃;峡谷幽深,景象万千。
    工程建设者们却无暇欣赏身边的美景,关注更多的是在地质复杂、气象复杂、技术复杂、特种设备如此之多的不利环境下如何把工程平安顺利建好。
    7月20日,“五桥一隧”全线贯通,意味着距离通车更进一步,但工程建设者们没有丝毫懈怠,时刻把主题教育总要求铭记于心,把建好工程项目、服务秭归人民的初心使命扛在肩头,在最后攻坚阶段,仍然保持高度紧张状态,精益求精、全力冲刺通车,向新中国70周年华诞献礼!

撰文:沈培荣 高玥 侯娅摄影:郑家裕 向红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