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工地不能成为被医疗“遗忘的角落”襄阳积极探索新路径确保食品安全180名“电保姆”助力宜城春耕排查矛盾纠纷揪出网上逃犯宜城温情帮扶“迷途”干部图文东湖子湖出现最洁净水质长江湖北段将新设17个气象观测站阳新对重大火灾隐患“亮丑见光”襄阳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深入推进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11版 社会
·图文:工地不能成为被医疗“遗忘的角落”
·襄阳积极探索新路径确保食品安全
·180名“电保姆”助力宜城春耕
·排查矛盾纠纷揪出网上逃犯
·宜城温情帮扶“迷途”干部
·图文
·东湖子湖出现最洁净水质
·长江湖北段将新设17个气象观测站
·阳新对重大火灾隐患“亮丑见光”
·襄阳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深入推进
湖北日报电子版
----  
 
11 社会 2019.4.12 星期五

图文:工地不能成为被医疗“遗忘的角落”
    图为: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鄂州市中心医院专家,来到鄂州民用机场项目工地,为农民工义诊。

    文/图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胡蔓 杨麟 通讯员 李健

    痛点:偏远工地就医难

    打开床头的小药盒,刘保国略显笨拙地清点着。“痢特灵过期了,创口贴还可以用,这些降压药也不知怎么吃法,一直放着求个心安。”刘保国说。
    4月9日晚,在鄂州民用机场(湖北国际物流核心枢纽、鄂州顺丰机场)建设工地上,58岁的道路维保工刘保国回到宿舍,稍事休息。几分钟前,他还挥舞着铁锹,对大型施工车辆通过的1号便道受损道路进行修补填筑。为确保道路畅通,刘保国和工友们24小时值守。
    “眼下确实繁忙,有时,累得腰都直不起来。晚上躺在床上,难以入睡。”刘保国说。他的儿子刘志海今年35岁,在工地开铲车,也有腰疼的毛病。由于工地位置偏,去一趟最近的乡镇卫生院都要半个小时车程,父子俩总是互相宽慰“忍一忍就过去了”。常年在外打工的他们,就医难一直是他们心中的隐痛。
    一次腹痛的经历,让刘保国心有余悸。
    “有一次,我在远郊的一处偏远工地打工,半晚突发腹痛。没有车,工友就背着我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医院。”谈起多年前的那次痛苦经历,刘保国感慨万分,“当时,如果就近有个医务室就能解决问题,结果折腾一晚上。”
    工地“父子兵”的遭遇并非个例。连日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走访武汉、鄂州、黄冈等地的建筑工地,发现大多数工地都缺乏医疗保障。
    黄冈一家桥梁工地钢筋工李师傅说,偏远地区施工,突发疾病,连救护车都很难及时赶到,现场应急处置很有必要。
    “如果有高血压等慢性病,我们也不愿专程去医院监测,路上少说要花一个小时,再排队检查,一天时间就没了。”鄂州民用机场建设者李军感叹道。

    隐忧:急救面前束手无策

    摊开双手,咸宁一位工地的项目负责人坦承,工友们的医疗保障确实是一个“管理和服务盲区”。工地建设“百废待兴”,能解决最基本的衣食住行就不错了,医疗大多不在考虑之列。在此条件下,工地的工人对身体潜藏的危害视而不见,能拖就拖。
    据统计,在数不胜数的工地上,大多都缺乏医疗配套。一般而言,工地的施工人员在数百人以上,一些大型工地则高达数千人,医疗保障的呼声急切。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有关负责人介绍,工地建设者突发的情况多为外伤、心脑血管意外等,此外,高血压、慢性胃炎、颈肩腿慢性疼痛等,也都需要早防早治。医学专家认为,像高血压等不少慢性病,只需定时量血压,服用一些价廉、疗效确切的药,就可及时干预。遗憾的是,许多工友只有在出现严重问题时,才开始接受检查,给家庭背上沉重负担。
    “像量血压这样最基本的检查,从未做过。万一病重了,就在附近小诊所买点药。”来自孝感的木工师傅老鲍在汉务工20余年,对自己的健康状况一无所知。
    从另一层面看,工地上,工友们面对他人急性病发作或意外创伤时,往往只想到等救护车、送医院,耽误了最佳抢救时机。
    “现代医学证明,猝死患者抢救的最佳时间是4分钟,严重创伤伤员抢救的黄金时间是30分钟。突发急、危、重症或意外伤害事故,如果现场有专业人员立即实施紧急救护,可争取到最初宝贵的抢救时间,极大降低院前死亡率和伤残率。”武大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江洪教授说。
    许多项目负责人袒露隐忧,由于工地缺乏专业的医疗守护,急救面前束手无策。

    破题:“工地健康室”洞开亮色

    在多方对此如何破冰心存疑窦之时,一个项目与医院的牵手,成功破题。
    3月31日,中建股份走马湖水系综合治理工程项目部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鄂州市中心医院联合成立“工地健康室”,及时处理发烧、轻微伤等常见病,承担起工地近千名农民工的基本健康诊疗。同时,双方还签订一份《医疗应急服务协议》,为工地建设者义诊,提供及时有效的医疗服务,开通就医绿色通道。
    “这是一次尝试。”武大人民医院相关负责人说,建设者的健康问题需要各界关注和支持。 目前,在优质医疗资源下沉的大背景下,大医院的触角不仅延伸至社区,也应延伸到工地等缺医少药的地方。
    该项目党支部副书记骆良介绍,建一个医务室,做一些基本诊疗,平均摊在每位农民工身上的日均消费不足0.3元,但往往可以挽救一个人、一个家庭的命运。
    “4月中旬,健康室就可运行了。我的药盒也可‘退休’了。有了医疗保障,我们以后干活心里踏实。”一直为健康担忧的刘保国父子,心中的石头落下了。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赵琛徽认为,农民工的健康不仅关系着全家人的幸福,更关系到企业可持续发展以及社会的和谐稳定。“用工单位应担负起社会责任,用心呵护农民工的健康。”赵琛徽说,“政府部门也应完善相关政策,为背井离乡的农民工提供日常基本健康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