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林卧床19载书写“站立”人生图文:一位瘫痪病人能走多远圆梦北干巴鲁资产处置公告湖北监管局公告青山区北湖生态新城环保产业小镇正式动工至少建有一家卒中诊疗中心马丁院士团队发明宫颈癌治疗新途径江城第二次约谈“噪声大户”来本院治疗谨防假冒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10版 社会
·郭松林卧床19载书写“站立”人生
·图文:一位瘫痪病人能走多远
·圆梦北干巴鲁
·资产处置公告
·湖北监管局公告
·青山区北湖生态新城环保产业小镇正式动工
·至少建有一家卒中诊疗中心
·马丁院士团队发明宫颈癌治疗新途径
·江城第二次约谈“噪声大户”
·来本院治疗谨防假冒
湖北日报电子版
----  
 
10 社会 2018.4.12 星期四

图文:一位瘫痪病人能走多远
——展开寻亲志愿者郭松林的内心世界
    湖北日报讯 文/图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胡蔓 崔逾瑜

    图为:躺在病床上的郭松林,只能以这样的方式进行寻亲信息的收集和比对。

    躺下与站立:病痛让我卧床,但信念支撑我站起

    12岁那年,一个不经意的“踉跄”改写了郭松林的人生。
    右侧大腿骨折,这个对普通人不过几个月就可痊愈的疾病,郭松林却在床上静静地等待了19年。由于患有骨纤维异常增殖综合症,患部骨头迟迟没有出现生长的迹象,骨间一个约10毫米的缺口,一直难以愈合。起初还能坐着,渐渐的,郭松林只能卧床平躺,甚至翻身都有骨折的危险。
    在患病的头两年里,他先后经历“植骨”等3次手术,在一次次希望到失望的起落里,郭松林体味到一种无以名状的悲凉。躺在病床上,他满脑子都是哥哥弥留之际的不舍和母亲撕心裂肺的恸哭。
    因同样的病,哥哥匆匆走完短暂的17年人生。母亲的失子之痛,让郭松林刻骨铭心。
    电视上,妈妈丢失孩子失声痛哭和苦苦找寻的画面一次次撞击着郭松林的心,这份感觉如此切近。
    “不能让天下的妈妈们重复这种伤痛,那些丢了孩子的母亲,是可以重新团圆的。”这个突然萌生的念想,让郭松林激动不已。
    “我是不是也可以成为志愿者?”2011年,一句忐忑的询问,让郭松林叩开了寻亲公益团队“宝贝回家”的大门。在对方同意的刹那,郭松林忍不住哭了。“我也可以帮助别人”,这个信念如同一支无形的拐杖,支撑着郭松林在痛苦绝望之后以另一种方式重新站立。他特意给自己起名“遥歌”,就是“遥远的歌声”,寓意着妈妈在远方呼唤自己的孩子回家。

    贫穷和富有:经济的困窘不能阻挡精神的追求

    由于病痛的折磨,郭松林的头骨有些变形,每隔两三天,剧烈的头痛就会如期而至。即便这样,郭松林也给自己定了一道“铁律”,每天完成志愿工作才能入睡。
    2013年,病情急速恶化,郭松林开始大口大口地吐血。“当时预感到自己可能真的要离开这个世界,寻思着留下些什么,能帮助到有需要的人。”郭松林赶紧通过网络登记,与省红十字会签下遗体捐献志愿书。与病魔的抗争,意外地洞开了生命中的一抹光亮,病情好转,郭松林又投入到寻亲志愿者的工作中。
    天南地北的口音,家长们焦急波动的情绪,让双方沟通困难重重。长时间的长途通话,考验的不仅是郭松林的身体,更给这个贫寒的家庭带来不小的负担。
    69岁的父亲靠着耕种10余亩薄田,一年仅两万多元的收入。2016年,妈妈查出结肠癌,更让这个脆弱的家庭雪上加霜。
    经济上的困窘,并未泯灭郭松林内心“寻亲”的炽烈火焰。 100元、300元、500元,寻亲的电话费越来越高。“但这些和亲人团圆相比,算不上什么!”2015年,一对失散10年的父子团聚时的画面,定格在郭松林脑海里。那是他成功搭建的第一座血脉之桥,来自心底的慰藉,一直温暖、激励着他。父母十分支持儿子的公益事业,卖了谷子给他买电脑;打零工给他交电话费。郭松林也自学了平面设计,靠网络接活赚取微薄的收入。
    寻亲之路是漫长、无助、煎熬的,而志愿者恰好能在这段时间陪伴他们,给他们力量。郭松林体味到生命的另一番意义。

    痛苦与快乐:生活的磨砺无碍幸福的感知

    “泪水再多,用爱擦拭。”成为寻亲志愿者后,郭松林笃信这句话。
    2015年,被拐孩子徐啸的线索转到郭松林手上。在4万多条寻找孩子的信息中,筛选出徐啸的疑似亲属,谈何容易。郭松林苦熬了几个夜晚却无所获。“除了父子俩的轮廓有依稀可辨的影子,其他关键信息根本对不上。”郭松林回忆,这条几乎可排除的线索,他却不想放弃。
    郭松林拨通家属的电话,对方很不耐烦。原来,迫切寻子的他们曾被骗子骗过,不愿再相信任何人。
    经过郭松林一个月磨破嘴皮的劝说,对方终于同意最后试一次。寄收采血卡的过程同样费尽周折,父亲漂泊打工,经常变换场址;母亲回寄时又弄错地址,一个多月,夫妻俩的血样总算采集成功。“幸亏没有放弃,双亲比中!”当DNA的结果驱散笼罩多年的阴云,当痛苦的思念变成相拥的泪水,郭松林被这种幸福感包围着。
    即便在凌晨,遇到一桩桩突发的寻亲事件,郭松林也从不迟疑,总在第一时间发布、扩散。“如果晚了几分钟,亲人或许就相隔千里,后面的寻找会更难。”郭松林说。
    在郭松林的内心,也有一个小遗憾:自己只能通过屏幕,见证跟进的线索凝结成幸福的画面,却无法陪伴左右。
    去年底,在郭松林帮助下找到儿子的邹细发夫妇,在厦门认亲后,一路赶到仙桃,当面向他致谢。当看到卧病在床的郭松林时,邹细发震撼了,俯身给了郭松林一个深情的拥抱。
    这暖心的一幕被记录下来,传播开去。志愿者们震撼了,无数的寻亲家庭震撼了,素不相识的人都被震撼了。上月底,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感动中国”人物、“宝贝回家”创始人张宝艳特意赶到武汉,看着眼前这个满满正能量的小伙,她竖起了大拇指:“躺着的遥歌,却将生命站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