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一叶总关情流响出疏桐图文:秦巴记忆﹙国画﹚校园诗人集团式的复归:当代诗坛新现象观点·声音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7版 文艺评论
·一枝一叶总关情
·流响出疏桐
·图文:秦巴记忆﹙国画﹚
·校园诗人集团式的复归:当代诗坛新现象
·观点·声音
湖北日报电子版
----  
 
7 文艺评论 2018.2.24 星期六

一枝一叶总关情
——王建生散文集《布谷声声》序
    湖北日报讯 徐鲁

    树影拖得再长也离不开树根,游子离家再远也走不出母亲和故乡的心。我们的父母之河,我们的血乳大地,我们古老的方块字和绵延数千年的美丽母语,永远都是滋养我们的血肉、骨骼、心灵、精神和文化的根脉与厚土,是我们永恒的悲欢与无边的乡愁。正如诗人流沙河在《就是那一只蟋蟀》里所吟唱的:“凝成水,是露珠;燃成光,是萤火;变成鸟,是鹧鸪,啼叫在乡愁者的心窝”。
    王建生先生的《布谷声声》是一部充满了对自己故乡大地的爱与知的散文集,凝结着一个乡土赤子对出生于斯、成长于斯、奋斗于斯和歌哭于斯的父母之邦的挚爱、眷恋、忧思与牵挂。它不是一部坐在书斋里“创作”出来的作品,而是用自己大半生的劳作与奋斗,用自己的双手与双脚,用自己整个身心的摸爬滚打,用几十年的汗水与泪水,垦殖、浇灌和耕耘出来的文字。一篇篇地读着这些或粗粝、或沉重、或委婉、或悲慨的乡土故事,我想到了杜甫《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所咏叹的:“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取笑同学翁,浩歌弥激烈。”想到了习近平总书记在一些重要讲话中多次引用过的郑燮的名诗:“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
    建生先生长年在武汉市新洲区工作,不仅熟悉和了解农村生活,更是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农村从艰辛和沉重的岁月中,经过一步步探索、改革和发展,而踏上今天的变迁、转型和腾飞之路的参与者、亲历者和见证者。他的散文每一篇都散发着泥土、稻花、薯叶和野草的气息,因为它们是直接从泥土中生长出来的,是最接地气的文字;这些散文也充满了中国农村的烟火气息,真实地传达了自己所熟悉的那片乡土上的民生的坎坷与艰辛、百姓的欢笑与疾苦,也精准地洞察和揭示了一些民情民风的变迁与转移秘密,包括其中的无奈与隐痛。因为熟悉土地,熟悉农村生活,他的散文里也融进了四季风物、民间风习、自然物候、乡村伦理、乡约村规等等自然与文化内涵,传递出了丰富多彩的乡土文化信息。
    在这部散文集中,数量最大的是那些篇幅较为短小的隽永美文,无论是记述乡土景物和乡间名物,还是借景抒情、咏物言志,皆从真实的生活观察和体验中来,质朴无华,且独标情愫。故乡的草木牲畜和雨丝风片,都在他的心底里记忆和保留得清清楚楚,就像沈从文笔下的乡土:“我心中似乎毫无什么渣滓,透明烛照,对河水,对夕阳,对拉船人同船,皆那么爱着,十分温暖地爱着。”不是十分谙熟农村生活,无法写得如此生动而丰富。
    他写《冬日太阳贵如金》,通篇散发着乡村生活经验与智慧;写《老家灶屋的火钳》,由一件常见的乡村器物,牵出多少辛酸的往事,进而想到,“母亲的一辈子用过几把火钳?”“老火钳仍守在火盆旁,它被烈火烧残,被手掌磨光,形体瘦小,很像暮年的母亲。”见微知著,别开生面。在这些质朴而隽永的美文里,有不少作者写作时也许并不经意的细节,让我们感受到了基层干部那种“一枝一叶总关情”的乡土情怀。例如在《冰天雪地糍粑香》里,本来作者想写的是糍粑的香味、年的味道,但是,一闻到糍粑香,他却很自然地想到,是不是村里的每一户都能吃上过年的糍粑。这是我们的许多基层干部最真实的情怀,人情怡怡,十分感人。
    在《情趣一抹挂枝头》里,他本来要抒发的,是自己对乡村野果的一种怀念:“我是故乡的儿子,果子伴我成长,血液里流淌着桑柿的鲜红,味觉里飘荡着桃梨的馨香,我那顽劣的魂魄,永远攀爬在老屋门前果树的枝头,享受着采摘果子的情趣。”然而,走在家乡的山冈上,他感受到的却不仅仅是自己的怀念,而是父老乡亲的希望和自己心中的隐痛与愧疚:“多少年摘果子,吃果子,压根就没重视过果树。”
    像这样的文字与细节,因为直接来自真实的生活,读来倍觉亲切和鲜活。那种粗粝与朴素的文字质感,就是基层生活和乡土情感本身的质感。只要描述得当,所谓“文学性”也就在其中了。
    数千年来形成的中国农耕社会形态,以及同时生成的鲜明的农耕文明、朴素的乡村伦理和乡俗民风,面临着今天的日新月异的改革与变迁,其间的隐痛与乡愁,也是如影随形的。当代诗人郭小川曾有诗句:“原无野老泪,常有少年狂。”我们从建生的散文里也可以寻绎出一个从田野上走来的乡土之子、一个伴随着中国农村改革的进程而成长起来的基层干部曲折而又清晰的心路历程。在《我记得洪水流过的哭声》中,他写到了记忆中的二十多年前的一位村支书老江的哭声,也写到了二十多年后举水河两岸又遇大洪灾,浏湖大堤在夜晚里溃口时,一位女支书嚎啕大哭的声音。他笔下的乡村野老的哭声,似秋风般悲伤,是撕心裂肺的,令人想到中国农村改革进程艰辛和沉重的步履,想到一代代中国农民的命运。但是,在他的笔下,这些哭声又是振聋发聩和催人奋起的励志之声。我们从他的长篇纪实散文《我的乡亲我的堤》里,可以完整和充分地感受到世世代代生活在举水两岸的乡亲们与洪水抗争、与命运挑战、与岁月拔河的顽强意志与信念。
    他在书中写到了很多有名有姓的父老乡亲的真实故事。这是他的风雨乡土史,也是他的故乡人物志。他也用较大的篇幅叙述了自己亲眼见证和亲身经历的父母亲的故事。从这些抒写人间亲情和家庭悲喜的篇章里,我们感受到了一个忠孝两全的赤子的感恩与报恩之心,这一部分文字闪耀着温暖的寸草春晖,也呈现了他温润的家国情怀。
    书中的最后一部分文字,是他游历祖国的大江南北,用双脚丈量祖国的画山绣水、用心灵感悟中华大地数千年历史文明和文化记忆的游记散文。千年的记忆里绵延着文明的远歌;壮丽的山河滋养着一位散文作家的浩然之气。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中,这样期望广大的文艺工作者:“我们的文学艺术,既要反映人民生产生活的伟大实践,也要反映人民喜怒哀乐的真情实感,从而让人民从身边的人和事中体会到人间真情和真谛,感受到世间大爱和大道。关在象牙塔里不会有持久的文艺灵感和创作激情。离开人民,文艺就会变成无根的浮萍、无病的呻吟、无魂的躯壳。一切有抱负、有追求的文艺工作者都应该追随人民脚步,走出方寸天地,阅尽大千世界,让自己的心永远随着人民的心而跳动。”《布谷声声》的作者把自己的脚印留在故乡的田野上、山路上,也留在了祖国的万里江山和辽阔的大地上,为我们写出了一篇篇有温度、接地气的鲜活文章,这无疑是对总书记的期望最好的践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