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打造一块创业磁石涂河集上臭豆腐志愿服务,让荆门更温暖图文:溪山清音图(国画)冬天的山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11版 东湖
·图文:打造一块创业磁石
·涂河集上臭豆腐
·志愿服务,让荆门更温暖
·图文:溪山清音图(国画)
·冬天的山
湖北日报电子版
----  
 
11 东湖 2017.12.8 星期五

冬天的山
    湖北日报讯 汪翔

    季节删繁就简,冬天让事物回到了最初的安静状态。树,落了叶子;山,脱了厚重的衣服;河,回到平静;山里的动物,回归安静……
    冬天的山,没有春天的五彩缤纷与妩媚多姿,没有夏天的丰腴、蓬勃与茂盛,没有秋天的绰约、丰硕与绚烂。冬山恬静淡然,默然以对岁月,褪去华服盛装,毫无遮蔽,近乎裸露,更显绵延突兀的肌理,更见沧桑嶙峋的风骨。山之雄壮与苍凉,山之起伏与跌宕,山之阳刚与沉郁,山之俊美与创伤,都以其光秃秃的脊梁,赤裸裸的身躯无遮无掩、真真实实地袒露了出来。此时,冬山更像一位历尽世道沧桑的老者、智者,用一种垂眼沉穆、不言自威的姿态,引人仰慕崇敬。真正用心品悟冬山的人,定会受其感染,淡去一切浮华羁绊,回归本真的自我,沉静心性。
    冬山很美。远远一望,山峰莽远而高耸,山峦瘦削,峰林俊美,如巨人侧身横立,画出柔和的、淡雅的、雄健的线条,起伏着,蜿蜒着,被明朗的空气的色彩照耀着,好像一直要飞向天空。
    从山脚登山,山路曲折回环,望不到尽头。冬山沉郁,还原到了黑白为主色调的质朴形态。山石斑驳,山峰嶙峋,山林空瘦,树叶飘零,枯草随风摇曳,枯枝散落林间,略见季节加于冬山的伤痕。但冬山并不晦暗,也有着别样的情致。山洼的水库,如为山腰镶了一块碧玉。石隙中涌出的涓涓细流,叮咚叮咚,清澈的旋律边,一脉绿意潺潺而婉转。瀑布似玉带如白练,随意在悬崖峭壁间挥洒飘逸,有的已固化成一条乳白的冰河或冰瀑,如练、如柱、如幕。山与水,共融共生,顿时让冬山多了几分温润与柔美。头顶的晴空,愈往高处愈蓝,蓝得让人新奇、惊叹。低矮的灌木丛上则堆满了从天上落下来的软云,一团团,一片片,连绵不断,呈现深深浅浅的意境。
    初冬的小山,野花和小草依然生机一片。野菊丛中有三两枝金菊凌寒怒放,似几朵噗噗跳动的火苗,驻足菊旁,似乎听到她们的喘息声。白中透着鲜蓝微紫的马兰,一丛丛,一簇簇,一片片,满眼都是,给初冬暗淡的色调平添了几分鲜亮的颜色。疏影横斜,暗香浮动,腊梅含苞待放,远看似一团带着香气的雾光,金黄黄,明晃晃。几大丛野蔷薇,结满了小种子。对面的山梁,有枫栌尚未飘零,一树火红,如冬花盛开,似要点燃满山坡的激情。
    冬山苍翠。樟林墨绿一片,清新的空气,送来特别的香馨。与春夏相比,山上不变的是松柏。两抱之粗的松柏直通天穹,树干溜光挺直,直到树梢尽头才伸出几根遒劲的枝,枝上挂着簇簇松针,该怎样绿还是怎样绿。树皮在寒风中成紫红色,像壮汉的脸。这时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走到松枝间却寂然不动了,松枝松针呈现奇幻的色彩,让人如置身梦境。苍松之外,还有一些新松,冒出油绿的针叶,好像全然不知外面的季节。翠竹挺着秀气的枝,伸出绿绿的叶,远远地作一些铺垫。风过林,忽轻柔如绸,忽猛烈如啸,松涛阵阵,枝杈在蓝天的映衬下忽徐忽疾挥舞,宛如一幅笔锋犀利力透纸背的书法。一片褐色的枯叶飘进我的视线,它在寒风中慢慢飞舞着,在冬日阳光的照耀下熠熠闪烁。那种轻盈,那份闲暇,是一支谢幕的赞歌。
    冬山空灵。那些叶子枯萎了的灌木丛,鸟儿在欢歌,叽叽喳喳,更添山之静幽,乌黑的尾羽泛着幽紫的光,有的在堆积的枯叶上跳跃,咯吱咯吱,黄褐与黑紫相配恰到好处。
    夕阳西下,归巢的鸟,落日,构成冬日山林之美必不可少的景观。那些鲜艳斑驳的颜色褪尽的山峰,以荒凉、水墨般的色泽来映衬落日的红,由此产生的对比,无比鲜明而又无比绚烂。王维有诗曰:“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落日所产生的意境,与孤独吻合,而冬山沉默而孤独,两种孤独相碰撞,产生的仍然是孤独的壮美,天与地因孤独而和谐一致。我坐在山石上久久地凝望那晚霞,久久地不愿离去。等到晚霞散尽,落日归山,这种壮美合并为山在夜色中隐现的身影。
    雪中看山,另是一番景象。冰清玉洁,天地一色宛如芥子园画卷。玉松、银竹、疏藤、乱石,共同筑就玉宇琼楼。林中玉树横斜参差,冰花错落。丘成蜡象,石演奇兽,藤走银蛇,竹悬银链。置身冰雕玉砌的晶崖琼峰,仰观乾坤之广大,俯视冬山之雄奇,感到宇宙的清寒、壮旷与纯洁,不由想起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沛然间心生一股超尘脱俗的豪迈,亦大有一涉足而吊千古之慨也。
    诗意栖息在冬天的山林里,我愿化为千年古枫,在连绵不断的山际,随便挥洒自己的红色,茎叶脉络分明,跟雪水一起,埋在密密麻麻的深山老林里,给地下的冬色铺满红色的思想;我也愿在地下枯萎的松针里,化为暗生滋长着的黑色蘑菇,供山里的小姑娘采撷;或为蕨菜,或为冬笋,给大片的山,留下爱的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