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秭归脐橙翻身记易米菜园,触摸江城人的田园梦招商从地毯式到地图式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3版 聚焦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图文:秭归脐橙翻身记
·易米菜园,触摸江城人的田园梦
·招商从地毯式到地图式
湖北日报电子版
----  
 
3 聚焦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2017.3.29 星期三

曾经很难卖,书记县长带队到城里吆喝;如今很俏销,橘农坐在家里等客上门——
图文:秭归脐橙翻身记
    湖北日报讯 图为:26日,游客在秭归县郭家坝镇烟灯堡村的脐橙园里采摘脐橙。近年来,秭归大力推广“农业+文化+旅游”模式,将秭归脐橙品牌营销和屈原文化、乡村旅游相结合,“融”出新模式,“玩”出好收益。 (视界网 郑家裕 摄)

    记者 唐晓安 刘长松 通讯员 郑家裕

    靠单品水果脐橙,一个村种出亿元产值。紧随其后,还有12个村的产值已达5000万元至亿元之间(见本报26日一版头条报道《秭归首现脐橙亿元村》)。
    田间地头的奇迹,发生在秭归。可七八年前,秭归脐橙却遭遇空前的销售难,书记县长带队到北京、太原等大中城市吆喝,各单位分配销售指标,动员公务员吃“爱心橙”,还是卖不动。
    如今,秭归脐橙脱胎换骨,一跃成为“金果子”,价格节节上涨。商贩提着现金上门求购,橘农稳稳掌握了定价权。
    变化之大,原因何在?21日至25日,记者迎着绵绵春雨深入峡江库区,访橘农,看果园,倾听各方见解。

    忙坏了,乐坏了——
    电商单笔签下5000万合同

    “每天发货3000多箱。从春节到现在,没有歇一天。”22日,秭归电商“七公主果园”董事长付玉军,面对源源不断的订单,喜不自禁。
    登录该电商销售平台,9斤装“伦晚”脐橙,单果150克至250克,每盒118元。“脐橙供不应求,刚刚与顺丰快递签订5000万元的合同。”付玉军快人快语,去年“试水”网上销售秭归脐橙,当年就卖了1200多万元。生意越做越大,不得不换场地,从一间小门面搬到现在占地1200平方米的大厂房,员工由三五人增至三十多人。
    走进该公司分拣包装车间,货车正排队拉货,工人们忙着分拣、过磅、打包。车间一侧的办公楼上,几名员工在电脑上飞快地接单,与客户实时沟通。
    无独有偶。秭归农业龙头企业——湖北屈姑农业集团,脐橙销售同样火爆。“目前公司每天销售鲜果300多吨。”公司董事长李正伦介绍,去年销售和深加工新鲜脐橙超过12万吨。
    时下已是中晚熟品种“红肉”脐橙上市的尾期,但价格仍节节攀升,由开园时的6元/公斤涨至9元/公斤。即将上市的晚熟品种“伦晚”脐橙,整园收购订价,已突破12元/公斤。

    调结构,改品质——
    早熟上山去,晚熟下山来

    秭归脐橙种植历史悠久。早在2000多年前,诗人屈原就在秭归家乡写下千古名篇《橘颂》。现存明清两代的9部《归州志》中都有橘、橙等种植记载。
    上世纪70年代,老一辈著名柑橘专家章文才带着学生在秭归邓家坡村培育出罗脐品种,在全县推广,掀起了秭归脐橙种植的第一个高潮。
    近几年,秭归脐橙种植面积与产量快速攀升,2011年23万亩23万吨,2016年30万亩40万吨。峡江两岸,崛起一座秭归大果园。
    产量接近翻番,为何量价齐升?
    县农业局局长王山分析,主要原因在于供给侧改革,改良脐橙品质,调整产品结构,由生产主导型转向为市场消费主导型。过去,秭归脐橙滞销的原因,一是品种单一,二是结构不合理。春节期间蜂拥上市,不光与各种橙子竞争,还与其他水果竞争,结果是一再压价,果贱伤农,恶性循环。
    能不能错峰上市,把传统秋天才有的“橙红橘绿”变为四季常有?大胆的设想,得到了华中农业大学和省农科院专家团队的鼎力支持。经过艰苦的科学攻关,秭归成为我国唯一能够实现全年供应新鲜脐橙的产地,春有伦晚、红肉,夏有夏橙,秋有早红,冬有长红、纽荷尔。不同的品种,位于不同的海拔高度,“早熟上山去,晚熟下山来,中熟摆中间”。
    4月中旬,清香的花蕾已绽放枝头,累累“伦晚”还挂在枝上。5月上旬,初生的小果已有小指头大小,上一年的成熟果子,还没有采摘完毕。花果同枝,两代同树,全国唯一。
    县农业局特产推广中心主任、高级工程师吴述勇介绍,品质改良后,脐橙肉脆汁多,香甜无渣,回味绵长。

    转方式,精管护——
    稀植大株取代矮密早丰

    三分种子,七分种植。早年种植柑橘的经验是“矮密早丰”,在上世纪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现在反其道而行之,稀植大株,每株只保留三个主枝,疏株间伐,把每亩密度从120—300株降到45-70株,通风采光,长大果子。通过挂频振式灭虫灯、黄色诱虫板等生物防治办法,减少虫害。
    蒙蒙春雨,群山苍翠。走进茅坪镇九里村天翼柑橘合作社,52岁的理事长高强正抢时节搞田间管理。屋旁新修剪后的果园,疏朗有致。山坡上,即将开园的果子挂满枝头。
    高强一家人承包了130亩果园,去年实现销售收入100多万元,纯收入60多万元。通过稀植大株和疏株间伐,果树结实率大增,他家一株脐橙挂果550斤。通过自动化肥水一体化管理,既保证了不同果树对肥水的不同需求,也减少传统漫灌肥水浪费,节约劳力。果树下种植青草,保持土壤墒情,绿肥还田。
    距县城70多公里的两河口镇土珠庙村三组,58岁的鲁作茂正在田间给果树剪枝施肥,翻耕的橘园里冒着泥土的气息。“种了800株长红,没想到去年卖了10万多元。”老鲁乐呵呵地说,为争取今年有更好收成,他加大了投入,“去年每株投入约4元,今年投7元。”
    土珠庙党总支书记周立金介绍,行情好了,不用号召,老百姓都在橘园里忙着呢,多年不见的橘园翻耕,又回来了。

    各种各、各卖各——
    传统农作方式亟待升级

    记者观察到,虽然秭归有得天独厚的水土气候和优质脐橙品种,但“千家万户各种各,千家万户各卖各”的传统农作方式,还没有根本改变。
    扩大种植面积,进一步提高产量,空间已不是太大。提升秭归脐橙价值链,着力点在哪?
    吴述勇认为,一方面进一步选育新品种,目前秭归储备了120个脐橙品种,大面积推广种植的有9个;另一方面对老果园进行脱胎换骨地改造,加强果农培训,实行标准化生产。
    与脐橙打了30多年交道的秭归县柑橘协会秘书长向长海认为,尽管秭归脐橙已获得中国地理标志集体商标和中国驰名商标,但要进一步擦亮品牌,亟须壮大市场主体。
    探索已在展开。县农业和人社等部门,开展新型农民培训,引导能人大户流转土地,规模化种植;农业部门制订了园区建设、管理、采摘等规范;县政府每年拿出一笔资金,鼓励市场主体走出去,建直销店、批发市场;举办系列开园节,走农旅结合的路子。“大鳄”尚在孕育,但已有苗头。
    付玉军领导的公司,以高于市场平均价格,正在组建5个千亩级合作社,采用最先进技术、最生态环保管理,种出最好脐橙。
    屈姑农业集团等企业,开发出了橙茶、橙酒、橙醋、橙糖等系列产品,还将落花、落果、橙皮深加工,生产柑橘精油、膳食纤维、果胶等系列高附加值产品,出口欧美多个国家。“秭归脐橙千百年的种植史,是秭归人民的集体生活与记忆。近几十年,俏销、滞销、再俏销,让我们进一步认识了脐橙、认识了自然、认识了市场。秭归有信心成为全国最大的晚熟脐橙基地,并向深加工进发。秭归大果园,橙红橘绿,四季常青。”秭归县委书记卢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