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之心节气之美岁末书糯米饧糖留在故乡的鸟不为繁华易素心故乡琐忆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13版 东湖
·稻草之心
·节气之美
·岁末书
·糯米饧糖
·留在故乡的鸟
·不为繁华易素心
·故乡琐忆
湖北日报电子版
----  
 
13 东湖 2016.12.23 星期五

节气之美
    湖北日报讯 □ 梅玉荣

    我们聪慧的祖先,创造了美丽绝伦的历法,根据太阳在黄道上的位置,潜心研究构成独特的时间知识体系,将一年划分为二十四节气。在漫长的农耕时代,二十四节气被人们奉为圭臬,它不仅是文人雅士吟花弄月的诗化方式,更是老百姓有滋有味的恒久生活。
    清朝赵翼在《陔余丛考·二十四节气名》写道:“二十四节气名,其全见於《淮南子·天文》篇及《汉书·历志》。三代以上,《尧典》但有二分二至,其余多不经见,惟《汲冢周书·时训解》,始有二十四节名。其序云:‘周公辨二十四气之应,以顺天时,作《时训解》。’则其名盖定於周公。”看来,二十四节气的确立,是从周朝开始的,可见其历史悠久。
    二十四个节气,恰似一幅幅古朴的画卷,一张张馥郁的诗笺,一朵朵灵动的音符,在历史的回廊里旋转,荡漾,久久不绝……
    节气之美,美在实用。节气中有反映季节的,如立春、立秋、夏至、冬至等;反映气候特征,如小暑、大暑、小寒、大寒等;有反映物候现象,如惊蛰、谷雨、小满、芒种等;有反映降水情况,如雨水、小雪、大雪等。千百年来,老百姓依季候特点,据以安排农事、调理衣食等。从小我们就听到长辈们念叨“未到惊蛰先动雷,四十八天云不开”“立夏不拿扇,急煞种田汉”“处暑白露节,夜寒白天热”“大寒见三白,农人衣食足”等。相伴而生的还有《月令·七十二候》,从中更可以窥见包罗万象的古代物质文明与精神世界。
    节气之美,美在诗意。每一个节气名,都清简如诗,双音节,读来朗朗上口,易记于心。谷雨,天清地明的春天里,谷和雨,两种事物结合在一起,便有一种朴实动人的内涵;白露,晶莹,略有凉意,与桂花共同散发清芬,于是中秋至,明月圆,佳人共,天伦乐。中国是诗的国度,诗的光芒穿透历朝历代。从陶渊明在南山下种的菊,到李白吟哦过的月光,杜甫居住过的草堂,苏轼在赤壁东坡植的梅,大都可从节气里找到相应的佐证或依据。姜夔词中“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分明是雨水时节绿意满眼的景致;晏殊词里“燕子来时春社,梨花落后清明”,则是一派清新田园春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小雪之时邀友小酌,岂独白居易一人?而在冰封雪盖的大寒之夜,不仅有凌寒而开的梅花,还会想起杭州湖心亭看雪的张岱,想起雪夜访戴安道的王子猷,想起寒江独钓的柳宗元,也会想起红楼梦里锦帽貂裘大啖鹿肉的一群痴男娇娃。那人,那景,都诗意满满,诗香盈怀。
    节气之美,美在哲理与禅境。简朴自持,从容淡静,传统文化体现在节气中是这样花木扶疏,风月琳琅。天地不言,人为过客,顺应自然之理。像清明,宜祭扫,踏青,一面是用泪水追思逝者,一面是用笑容迎接春光,生死互为映照,让人多添了悟。小满,意为“小得盈满”,岂不是告诉我们“太盈则亏”的道理么?处暑,又为“去暑”,不是说明要心平气和、祛除浮躁么?“过雨看松色,随山到水源”,“看取莲花净,方知不染心”,“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些诗句,既应合了季节与节气,也暗含了融身自然、闲适孤清的禅意。
    台湾知名美食家洪震宇从美食的角度诠释道:“节气是一种慢食与智慧,顺着大自然的节奏、土地的心跳,加上农家人虔诚的巧手与耐心,吃到最饱满的灵魂风华。”这样诗意深情的表达,足以让我们为节气这个中华民族诗意栖居的独创而骄傲,并永续绵延。
    花知时而开,人顺势而立,与天地唱和,与万物相谐,节气中所体现出来的“天地人”合一的共生之观,是华夏子孙共有的文化基因,静水流深,蕴藉厚重。而在今年11月30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通过审议,批准中国申报的“二十四节气”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每一个节气都如此丰盈润泽,饱满芬芳,将光阴之变、民俗之味统统融汇其中,绘成一幅优美蕴藉的画卷,其味隽永,其美绵长。抚摸着节气的清晰纹理,可以将每一年的时光过得有序有味,风情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