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黄四姐》:从一首歌,到一部剧以地控税 数字地图为征管装上“鹰眼”抓党建 促发展助推小微企业健康发展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7版 今日视点
·图文:《黄四姐》:从一首歌,到一部剧
·以地控税 数字地图为征管装上“鹰眼”
·抓党建 促发展
·助推小微企业健康发展
湖北日报电子版
----  
 
7 今日视点 2015.12.4 星期五

图文:《黄四姐》:从一首歌,到一部剧
    湖北日报讯 图为:演出场景。(本版摄影 记者孙文)
    图为:《黄四姐》男女主角深情互动。
    图为:演出开场前,剧院已座无虚席。

    记者黄斌

    “唱歌就唱黄四姐,喝茶就喝六口茶……”昨晚,土家乡村音乐剧《黄四姐》在武昌湖北剧院上演。
    剧场座无虚席。优美的土家民歌、迷人的恩施风光,让观众恍如走进风景如画的土家山寨,见证土家幺妹与汉家货郎的至美爱情,“品尝”土家舞蹈盛宴,寻觅土家浓郁民俗……一部“原汁原味原生态,土风土语土家情”的原创音乐剧,在90分钟内,得以华美演绎。
    该剧由湖北省文联、恩施州委州政府出品,联合湖北省演艺集团、建始县委县政府、湖北省音乐家协会、湖北省民族歌舞团共同打造。剧作家文新国担纲编剧,作曲家方石任音乐总监,舞蹈家梅昌胜任总导演,湖北省民族歌舞团演出。《黄四姐》本是一首土家族经典民歌。那么,一首演唱时长仅数分钟的民歌,是如何演变为一部90分钟的音乐剧的呢?

    本土特色的乡村音乐剧

    土家民歌《黄四姐》,起源于建始县三里乡,至今已传唱150多年。它互动感强,歌曲和道白相结合,生动活泼,幽默风趣,一直受到艺术家和广大群众的喜爱,是我省优秀的本土文化资源。
    2013年5月,省文联提出,取材于这首享誉全国的恩施土家族经典民歌,创作乡村音乐剧《黄四姐》,旋即得到恩施州的积极响应。同年12月,作曲家方石带队到建始县采风,广泛搜集相关资料,与当地群众和专家进行深入座谈,到黄四姐的故乡三里乡实地踏访,一场场观看土家歌舞寻找素材。
    随后,该剧主创与专家通过多次沟通,达成共识:力求推出一部乡村的而非都市的、土家的而非他乡的、中国原创的而非模仿欧美的、真正属于自己的具有本土特色的音乐剧。
    该剧剧本创作从2014年1月起,历时一年半。至今年7月,该剧进入音乐创作录制阶段,作曲家封闭在大别山区,用90天时间完成了全剧的音乐创作。
    今年9月、10月,该剧进入紧张的排练阶段,总导演梅昌胜等用22天的速度排出了全剧。演员团队全部来自恩施的湖北省民族歌舞团。由第十三届央视青歌赛原生态金奖获得者、湖北省民族歌舞团独唱演员张明霞主演黄四姐,2014央视争奇斗艳大赛“土家歌王”蔡呈出演货郎。
    该剧制作人之一彭华说:“我们不追求豪华阵容,但求土家原汁原味。”
    总导演梅昌胜说:“排练虽然非常辛苦和劳累,但我们基层的演出团队在整体水平上获得了很大的提高,涌现了不少人才,我很欣慰。”
    11月23日至24日,该剧在恩施试演亮相,好评如潮。

    编剧文新国:八去恩施六易其稿

    《黄四姐》讲述了一个一波三折的爱情故事:人美歌美的土家族姑娘黄四姐与活泼机灵的汉族货郎,通过“修桥结缘”,在“借茶传情”中巧表爱心,又在女儿会“以歌为媒”自主婚姻。但是,却遭到了黄老爹的坚决反对。因为大女儿的丈夫是“离家出走”的外地商人,四女儿又找外地货郎结亲,所以坚决不允。爱情受阻的黄四姐为了乡亲们安全出行,忍受爱恋之苦带头在汊河上架桥。机灵的货郎暗中相助,一面解决建桥的石料,一面又找回了大姐夫,解开了黄老爹心中的疙瘩。就在幸福来临时,货郎却在开山炸石中为救土家人遭遇意外!黄四姐悲痛欲绝……
    编剧文新国是荆州人,1990年即以《原始巴人》电视剧本获过奖,对巴风土俗相当了解。即便如此,此次创作《黄四姐》,他仍八进恩施,六易其稿。
    “过去土家族以歌为媒,以歌传情,女不取聘礼,男不索嫁奁,黄四姐就是这样一位追求爱情美满、婚姻幸福的女性。本剧通过黄四姐的爱情故事,彰显了土家人的真善美,彰显了民族团结和谐的时代主题。”文新国说,“我之所以八去恩施、六易其稿,是因为对剧本要求的原汁原味和方言土语把握和运用有距离,但后来越改越有味,最后交给导演的打印稿有130页。”
    他介绍,过去的巴蜀竹枝词,多是四句,但《黄四姐》中根据恩施民歌的特点,用了不少“五句子”。如该剧“第七场·风雨送别”中,有一曲《难舍难离又难分》:
    黄四姐:山雨突然从天降,
    天凉地凉心更凉。
    低头不敢踩湿地,
    抬头不敢看货郎。
    望他一眼泪汪汪。
    货 郎:往日挑担不觉沉,
    今日无担重千斤。
    离别来到风雨桥,
    抬腿过桥步难行。
    脚上好像钉了钉。
    ……
    文新国说,剧本中大量采用了这种形式的“五句子”,一方面更贴近恩施民歌,可全部用方言土白演唱,另一方面“五句子”的最后一句,也确有提炼精髓、总括前句的艺术效果,很有意味。

    音乐总监方石:探索“原通”唱法新路

    音乐剧是舶来品。该剧音乐总监方石此前已创作过30多首恩施土家族歌曲,可以说深谙此道。他说:“艺无止境。艺术家必须不断地突破自我,寻求新的可能性。”
    今年7月在英山县“闭关”作曲期间,前三天,他一笔未动,反复琢磨着该剧的核心部分和基调,直到音符像可以触摸,胸有成竹之时,才投入到创作状态,一气呵成。
    该剧以民歌《黄四姐》为基调,结合《龙船调》《六口茶》和《撒叶儿嗬》《女儿会》《哭嫁》等恩施地区的代表性民歌,加上现代交响乐与剧场环绕立体声技术,是“旧瓶装新酒”的创作方法。方石说:“我给自己的这种方法取了个名字,叫‘原通’。”
    所谓“原通”,是指的在该剧中运用的“原生态+流行”唱法。“这部剧正好符合这个条件,歌唱演员是原生态的民歌高手,配以流行元素,这个模式得以成立。”
    这部剧的音乐风格因此区别于“美声+流行”和“民族+流行”等现行模式,独辟蹊径,原生态的歌声一经唱响,有一种独特的生命力和令人震撼的艺术感染力。
    在具体创作中,方石介绍,他给自己定下的是“四个始终不忘”原则。即,始终不忘《黄四姐》这首经典民歌的基调,不能忘记这部剧的核心元素;始终不忘该剧的本土原创特征,一方面符合音乐剧的基本要求,一方面彰显民族特性,适当“土洋混搭”;始终不忘突破自己,主动与自己此前创作的恩施民歌相区别,锐意创新;始终不忘好听感人,牢记音乐的本质力量。
    音乐家黄中骏评论:该剧音乐,运用混融方法,创造了新的音乐表现语言。作曲家在把握、凸显民族、地域音乐特色的基础上,贴近当代人们的审美需求,将民族、地域传统音调与时尚、流行的音乐元素予以混融,特别是在音乐节奏上予以多样性的变异,给传统民歌音调赋予了新的生命力、表现力。

    总导演梅昌胜:“好看、好听、好感人”

    22天紧张而又困难的排练,总导演梅昌胜戏称为“裸排”。
    “演员团队有原生态的好嗓子,但表演经验相对欠缺,还有不少提升空间。”他说,“加上这一次排练是非常规排练,时间太紧,经费也捉襟见肘,我遇到了不少困难,脾气变坏了。”
    他笑着说,这次和编剧、作曲之间吵得很凶。“我和方石合作多年,从来没有红过脸,但这一次吵上了。”
    作为一名著名编导,他更关心的是《黄四姐》作为音乐剧的形式感。“这部剧不是歌剧,也不是舞剧,而是音乐剧。它的叙事和抒情方式是以音乐来推动的。”
    在排练中,梅昌胜时刻注意在舞台上“感情流出现的问题”,通过对舞台空间的运用、音乐手段和剧情的发展,营造出强烈的抒情氛围。“这就是我追求的‘变心态、变意境’。有时候让演员转动一下,腾出一个空间,感情流出现了,观众在心里会感受到。”
    “让观众觉得好看、好听、好感人,我追求的就是这种效果。”
    导演陈启蓉也说:“我们每一次排练,都会有新的想法,有表演细节的改进办法。但有时演员一时消化不了,压力也很大。”
    饰演黄四姐的张明霞,这次就没少吃苦,为了使黄四姐的艺术形象更突出感人,她的体重已下降了10公斤。

    本月下旬将赴京演出

    三位主创,关注点各有不同,编剧文新国关注“深入”,追求语言的原汁原味;音乐总监方石关注“创新”,不断突破自我;总导演梅昌胜关注“效果”,力求艺术感染力,由此组成了这部音乐剧的“铁三角”。
    艺术家们有很高的使命感。如方石说:“这部剧是讲好中国故事、抒发中国情怀的湖北表达,是艺术家扎根人民、扎根生活的具体实践,是打造艺术精品的一次努力。”
    3日、4日在武汉演出后,主创团队将继续对《黄四姐》进行打磨,为本月20日、21日在北京的演出作准备。
    为了更好地打造精品,省文联还组织了一个“豪华版”的专家团队,专门为《黄四姐》挑刺和支招,包括有“音乐剧的播火者”之称的沈承宙、剧作家沈虹光、词作家雷子明等,以及民俗方面的专家。他们,被称为《黄四姐》的“质量检测员”。
    梅昌胜说:“通过排练,我越来越喜欢上《黄四姐》了。一旦产生了‘爱情’,我会更精心地呵护它。”
    方石说:“我在想,是不是用《柑子树》和《绣荷包》来代替《十想》等,感觉这两个曲子更有特色。”
    为打造精品,他们还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