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武大教授伉俪携手同行五十载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版面概览
 第24版 教育周刊·大视点
·图文:武大教授伉俪携手同行五十载
楚天都市报电子版
----  
 
24 教育周刊·大视点 2017.12.26 星期二

她:妇女学顶尖学者 他:史学界知名大家
图文:武大教授伉俪携手同行五十载
    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1996年夫妻俩武大留影
    图为:教授伉俪相依相守已50年

    楚天都市报记者罗欣 通讯员李霄鹍 吴江龙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刘中灿

    从同学到恋人,再到相濡以沫、执手偕老;从翩翩少年到两鬓斑白,亲历各种坎坷,不变的是信守一生的承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黄钊和该校社会学系教授罗萍,即将迎来他们的五十年金婚纪念日。
    一位是在史学界享有较高声誉的大家,一位是妇女学研究领域的顶尖学者,这一路携手走来,他们在治学的道路上有哪些精彩故事?又有着怎样的婚姻保鲜秘诀?近日,楚天都市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珞珈求学时结缘 多年后同回母校执教

    12月20日,记者来到黄钊和罗萍二位教授的家里。直入眼帘的是两屋满满的书柜,这便是他们各自的书房了。50年来,他们正是以书为友,以书为伴,相携相拥走过人生的风风雨雨。
    罗萍教授1941年出生在湖南省汉寿县聂家桥乡,黄钊教授生于1939年,是湖北黄梅县人。1961年,家境贫寒的他们考入了武汉大学哲学系,两人都特别珍惜这难得的学习机会,都是系里的高才生。
    相同的命运、共同的兴趣,也使两个年轻人的心彼此靠近。“当时的大学是5年制,因为时代特殊,我们读了6年才毕业。”罗萍教授说,1967年,两人毕业后都被分到了云贵高原闭塞的山村从事中学教育工作。
    1968年1月28日,两人正式结为夫妻。婚礼在珞珈山上举行,但只是借了一位老师的住房完成,然后他们再回到老家庆祝。婚礼只有一张木板床,一床旧棉絮,两人也没买一件新衣服,但令罗萍终生难忘的是,斯文腼腆的新郎当着众多父老乡亲的面,送给了她一副对联: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九个月后,两人又被一同下放至云南省东川,一起在此执教。之后的两年,他们相继添了一子一女。
    1978年,国家恢复研究生招考,37岁的罗萍毫不犹豫地报了名,考上了湘潭大学。毕业后,罗萍留校执教,黄钊也被调往湘潭大学。1987年,夫妻双双回到母校武汉大学任教。1993年,因学术成果突出,两人同被破格晋升为教授。

    特殊时期互为后盾 一个管“水”一个管“火”

    “说实话,这50年里,我们的婚姻也经历了很多风雨。”罗萍教授感慨道,她和老伴有几年都是“既当爹又当妈”,还曾因为家务的问题闹了不少矛盾。
    1971年,黄钊被借调到东川市革委会宣传组,经常一两月才回一次家。罗萍边工作边带两个孩子,异常艰辛,“每到周日就背个背篓去买一周的菜,洗衣服打扫卫生。”
    罗萍到湘潭大学读研究生后,又是三年半刻骨铭心的日子。黄钊当时在东川市委党校支教,一边教学一边拉扯着两个年幼的孩子。白天,送孩子们上学,管吃管穿。晚上,陪孩子们做作业、给他们讲故事。“那些年,生活也很拮据。”罗萍说,当时待遇很低,他们每月还要挤出一部分寄回双方老家,两人经常只能吃便宜的菜叶。“买一篮子青菜要吃一星期;买一个鸡蛋两个孩子分着吃;请不起保姆,我就背着孩子讲课,读书。”接受记者采访时,罗萍回忆。
    1981年,一家四口终于在湘潭大学团聚。两人高兴之余,新的矛盾又出现了。“黄钊调过来后,要为上大学讲台作准备,压力很大。他希望我能承担所有家务,放弃业务,支持他搞好事业。”罗萍回忆,当时自己也是刚上讲台,同样希望能做出成绩,怎么能年纪轻轻就放弃业务呢?“他这种‘大男子主义’,我不同意。”
    但家务活也确实令人头疼:做顿饭,给煤炉子生火都得两个小时,也没有洗衣机。吵了几次后,两人最终达成了共识:在家务上“一个管水,一个管火”,在工作上都要表现好。“管水,就是指跟水相关的家务活,比如洗衣服、洗碗、拖地等;管火,就是买煤、做饭之类的。”黄钊笑着解释说。
    解决了家务的矛盾后,他们全情投入工作。大学讲台成为两个英姿勃勃的年轻人真正的用武之地。他侧重于哲学史研究,她则对妇女问题研究表现出明显的偏爱,他们著书立说,发表演讲,思想的火花不断闪烁,很快在学术界脱颖而出。

    事业上“比翼双飞”成果丰硕著作等身

    到武汉工作后,两人在事业上“比翼双飞”,取得了丰硕的科研成果。
    黄钊曾任武汉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副院长、思想政治教育系主任、武汉大学中外德育研究中心主任。他长期从事中国传统文化与当代思想道德建设的教学与研究,在中国传统文化和当代思想文建设领域,均有较深造诣,先后独著与主编学术著作十余部、发表论文200多篇,如《道家思想史纲》《帛书老子校注析》《儒家德育学说论纲》《中国古代德育思想史论》《国学与儒道释文化发微》等书,都是他的心血之作。他曾到中国台湾、香港地区以及韩国、法国相关高校讲学或作学术考察,并被国内多所大学或科研机构聘为兼职教授或研究员,在海内外享有声誉。
    《生活方式学概论》《妇女在婚姻变动中权利保护研究》《社区导论》《妇女婚姻与劳动权利保护》《妇女发展与婚姻文化研究》等专著,则使罗萍在妇女问题研究方面卓尔不群,她曾任武大社会学系系主任。1995年9月7日,罗萍出席第四次世界妇女代表大会并作重要发言,引起中外学者的广泛关注与共鸣,当晚的央视新闻联播还作了报道。此后,她还将研究领域扩大到农村妇女权利保护。2001年颁布实施的新《婚姻法》第四章《离婚》第39条,增加了第二款:“夫或妻在家庭土地承包经营中享有的权益等,应当依法予以保护。”这一条款的增加,就得益于罗萍的调研成果。近30年来,她共发表妇女研究论文150余篇,出版著作9部,先后承担并主持大型实证研究课题7项。
    罗萍教授说,直到现在,两人也经常钻研各自研究领域的新问题。

    每年过结婚纪念日“相濡以沫情无限”

    携手走过五十载,二老的感怀很多。“我们两人的生活规律、工作方式大相径庭,比如黄老师爱熬夜,我喜欢早睡早起。但我们从不干扰对方,给对方充分自由的性情空间。”在罗萍教授看来,这也是二人能和谐地统一在一个家的屋檐下的秘诀。因为都重视事业,所以也有了互相理解、互相支持的默契,这种默契带给对方的是一种无言的慰藉和源源不断的精神力量。
    “我一辈子追求妇女解放,在思想上反对贤妻良母,但在行动上却又在践行贤妻良母。”罗萍教授笑着说,她觉得儒家思想规范妇女做贤妻良母,而反对男人做贤夫良父,这是禁锢妇女的精神枷锁。在理论上她是坚决反对的,但在行动上,她又自觉地向贤妻良母靠拢,“我以为理好自己的小家,才能更好地去争取广大妇女的解放。”
    黄钊教授曾撰文公开赞扬,罗萍教授在家是贤妻良母,“她虽然没有好厨艺,但在厨房中也能打好‘下手’。”两人都不怎么过生日,但每年一定要过结婚纪念日。
    每天傍晚,华灯初上时,武大的樱园小路上便有一对对,一双双的身影走过。其中就有黄钊教授和罗萍教授,他们手牵着手,时而低低耳语,时而各自沉思。时而又轻声微笑,然后把所思、所想、所念交流给对方。
    50年前,黄钊曾用火热的诗向罗萍告白:“我的心总是黙黙地跳个够,我的思念总是难断难休。脑海中时常浮现出妳的身影,耳际旁时常响起了妳的歌喉。一时不见如隔三月,一日不见似隔三秋!这大概就是‘爱’的光顾,这大概就是‘情’的涉足。亲爱的人呀,妳是否与我有同样的感受?与其相思如此之苦,不如我们早日牽手。愿我们一辈子永不分离,愿我们年年月月相依相守。”50年后,他感叹着写下:“夫妻携手共甘苦,相濡以沫情无限。当年风华已不再,且乐白首庆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