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护旗手到高铁司机公交司机成沿途村民贴心人听党指挥 为强国强军建功图文:户部巷迎来客流高峰曾都依托专汽打造应急产业基地郑守仁:生命融入千秋一坝湖北省人民政府令 第407号湖北省人民政府关于对民用小型航空器和空飘物采取临时性行政措施的决定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3版 综合
·从护旗手到高铁司机
·公交司机成沿途村民贴心人
·听党指挥 为强国强军建功
·图文:户部巷迎来客流高峰
·曾都依托专汽打造应急产业基地
·郑守仁:生命融入千秋一坝
·湖北省人民政府令 第407号
·湖北省人民政府关于对民用小型航空器和空飘物采取临时性行政措施的决定
湖北日报电子版
----  
 
3 综合 2019.10.3 星期四

郑守仁:生命融入千秋一坝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张泉

    26年以三峡工地为家,武汉装修的房子由新变旧,又由旧变新,再变旧,他基本没住过。如今79岁了,这位三峡工程的总设计师仍然没有退休,依旧住在三峡工程那间小房子里。
    “国家把三峡工程交给我,总结没完成,我的工作就一天没做完。”9月25日晚,刚刚获得新中国成立70周年“最美奋斗者”称号的郑守仁,半躺在床上虚弱地说。前列腺癌和肝癌重症加身,让他的身体异常消瘦。“我现在关心的不是我的身体,而是三峡工程能不能经得起历史检验。三峡工程经过了10年试验性蓄水,10年跟踪,经受了汶川地震等各种考验,各项指标完全正常,对环境没有产生不利影响,已经取得良好效益。这一辈子把三峡工程搞完了,也算是了我的一个心愿。”郑守仁说。郑守仁这辈子的命运,与中国水利事业紧紧连在一起。
    23岁,郑守仁从河海大学毕业,即到陆水试验坝工地,56年的水利生涯,就是新中国水利发展史的缩影。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郑守仁主持了乌江渡、隔河岩、葛洲坝等工程的截流设计,创造了多项全国第一。
    1993年,已年过半百的郑守仁,迎来人生中最大的挑战,也是一生最大的荣耀:担任长江水利委员会总工程师和长江委三峡工程设计代表局局长,全面负责三峡工程的总设计工作,直接主持长江第二次和第三次截流设计方案。
    “三峡工程涉及几百个专业,各个专业的设计最后都要在我这里汇总。那时,每天至少都要开两三个会,忙到凌晨两三点钟是常事。后来,晚上根本睡不着觉,靠安眠药才能入睡。”郑守仁回忆。
    他夜以继日地在三峡工程各个工地之间奔走,坚持在工地上发现问题、研究问题和解决问题。“三峡工程是国家的百年大计,设计标准更是千年一遇,不能出丝毫问题。我们要对工程负责,对历史负责。”郑守仁说。
    26年来,郑守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长期超负荷的工作和工地艰苦的生活工作环境,对郑守仁的健康影响很大。2005年,他被诊断患上前列腺癌,2015年,他又患上原发性肝癌,两种癌症再加上身体的其他疾病,让他时常有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把工作拼命往前赶,除了去医院看病,其他时间几乎都是在办公室度过的。
    三峡工程很多建设者都撤走了,大楼里变得空空如也。只有他一个人不能撤,他得完成这项工程的总结。
    跟踪、检测、总结,10年来,他的脚步踏遍大坝的每一个角落。今年上半年,网上出现一些针对三峡工程质量问题的谣言,郑守仁亲自撰写文章,以严谨的科学态度和科学数据,予以澄清和反击。
    他的生命已与大坝融为一体。他将一位三峡之子的赤诚,永远铸于大坝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