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两千名湖北人鏖战绝壁山谷全省高考首日平稳顺利图文:汉十高铁铺轨至十堰北站全国暨湖北双创周活动6月13日开锣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3版 要闻
·图文:两千名湖北人鏖战绝壁山谷
·全省高考首日平稳顺利
·图文:汉十高铁铺轨至十堰北站
·全国暨湖北双创周活动6月13日开锣
湖北日报电子版
----  
 
3 要闻 2019.6.8 星期六

打造“国之重器”,建设世界第七大水电站———
图文:两千名湖北人鏖战绝壁山谷
    图为:行走在绝壁“天路”上的建设者。

    文\图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彭小萍通讯员魏祖强

    横断山深处,高山峡谷间,金沙江水浩荡奔流。
    5月30日,经过10多小时的翻山越岭,湖北日报全媒记者终于在川滇两省交界处,见到了施工如火如荼的乌东德水电站。
    这座千万千瓦级巨型水电站,正处于紧张的施工高峰期,2021年12月将实现全部机组投产发电。届时,这座中国第四、世界第七大水电站,将为长江经济带输送源源不断的绿色动力。
    绝壁深谷中,中国能建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5000多名建设者正日夜鏖战,匠心铸造这座“国之重器”,其中约2000人为湖北人。

    火热工地,一枚枚党徽闪耀

    270米,好高的大坝!从坝底到坝顶,足足有90层楼高。
    记者站在坝底,迎着耀眼的阳光,仰望已浇筑了213米高的最高坝段,畅想它高耸入云的雄姿,惊叹由心而生。
    壮美风景背后,是建设者的一往无前。
    他们,远离家乡,把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无怨无悔地奉献给了企业,奉献给了国家重点工程,奉献给了造福苍生的水电建设。
    44岁的饶婷莉,宜昌人,乌东德工地上唯一的女电焊工,在烈日炙烤下,她手握焊枪,焊花飞溅,手上被烫出伤疤,皮肤被烤得脱皮,眼睛被电焊弧光闪到,仍坚持将每个作品打造成工艺品,是技能状元,更是巾帼焊匠;
    39岁的包晓聪,宜昌人,身患糖尿病,为保证工程进度,每天早上6点半,用保温杯装着胰岛素上工地,忙到晚上才回宿舍,7年没请一天假;
    24岁的陈孝天,宜昌人,清华大学毕业,拒绝多份高薪工作邀请,坚定来到工地一线,学以致用,让青春之花绽放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
    一名党员,就是一面旗帜。
    工地上,红旗招展,党徽闪耀。
    从论证到勘探,从设计到施工,这项超级工程坚持“紧贴工程抓党建、抓好党建促工程”的大党建工作模式,建设坚强战斗堡垒,高效推进工程建设。

    绝壁“天路”,一次次坚定攀行

    穿行乌东德水电站,方向感再强的人都会迷路。
    这里的交通,由215条洞穴组成,纵横交错,长度达100多公里。
    中国能建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乌东德施工局局长张建山刚来时,在山里跑了一个多月才摸清路线。
    摸清“洞穴迷宫”后,施工者面临第二重考验:穿行绝壁“天路”。
    亿万年前,地壳运动将这里的大山劈成两半。东西两边高崖万丈、壁立万仞,乌东德水电站横卧山谷,连接两座大山。
    为到大坝仓内作业,施工局沿着山体,在悬崖峭壁上,用铁板、钢筋搭建了一条“天路”,也是施工者每天作业的必由之路。
    记者迎着山风,慢慢爬上“天路”。爬到1000多米的高空时,俯瞰脚下的万丈悬崖,记者两手紧握钢筋扶手,摇摇晃晃不敢向上抬腿,排队等待下班的工人都捂嘴笑了。
    负责大坝混凝土浇筑的李民航见记者不好意思,连声安慰,“习惯就好了,我最开始爬天梯,心惊胆战、腰酸背痛,现在多的时候一天来回走上十次,摸黑都能如履平地。”29岁的李民航是潜江人,大学毕业后主动放弃机关工作岗位,到施工一线锻炼。在乌东德的4年,他每天天没亮到工地,天漆黑回宿舍。
    和他一样,越来越多的年轻大学生来到这片火热的工地,在大项目中成长。
    这条绝壁“天路”,有着建设者们的陪伴,在峡谷间也不那么寂寞了。

    攻坚克难,完成一项项“不可能”

    乌东德水电站有5项世界第一:世界上最薄的300米级双曲拱坝、大坝单位坝顶弧长泄量最大、尾水调压室开挖半径世界第一、导流洞开挖断面世界第一、导流洞高度世界第一。
    每个世界第一背后,都意味着挑战和风险。
    但千难万险,也挡不住奋斗者的脚步。
    已浇筑195万方混凝土的乌东德大坝,没有一丝裂缝,靠的是什么?智能化管理,让每一方混凝土会“说话”。为让大数据、智能化贯穿于工程建设的方方面面,打造智能水电标杆工程,施工局技术人员吃住在施工一线,熬夜奋战、加班加点,不胜不休。
    春节假期赶工期,人手不够,全国劳模赵贤安将党旗插在工地,7名技术人员卷起袖子,蹲在地上干起混凝土浇筑抹面的活。左岸地下电站地面空间有限,压力钢管没办法“平躺”安装。58岁的总工程师张耀华在食堂听到工友烦恼后,上门提出“站立”组圆思路,解决施工难题。
    混凝土工程处综合大队队长周平不会忘记,那一个个下雨的凌晨,闷雷在天边炸响,白天浇筑的混凝土还未初凝,工友们从床上直奔工地,齐心协力拉雨布遮盖。
    技术骨干徐明函更不会忘记那一个个焦灼的日子,在工程建设艰难期,收到了父亲病危通知书,他把父亲病房当办公室,半年时间,在乌东德和家之间,往返6次,自己再辛苦,也丝毫不愿影响工作。
    多可爱的建设者啊!他们把自己放在很小的位置,却用智慧和汗水,在层峦叠嶂的深谷里,创造着一个个世界第一、全国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