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召唤出为人生的诗观点·声音公 告地方性与现实感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7版 文艺评论
·如何召唤出为人生的诗
·观点·声音
·公 告
·地方性与现实感
湖北日报电子版
----  
 
7 文艺评论 2019.3.24 星期日

地方性与现实感
2018年湖北省儿童文学综述
    2018年,湖北儿童文学依然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湖北儿童作家群越发壮大,他们始终以扎实、沉静的写作姿态为儿童发声、与儿童对话,呈现出生机勃勃的创作态势。这一年中,无疑有两件值得庆贺的大事:一是董宏猷历时八载写就的力作《鬼娃子》一经出版便反响热烈,屡屡斩获各类奖项。这些奖项的颁布,肯定了董宏猷宽阔的社会生活视野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历史使命感,也见证了他几十年来不断突破自我、推陈出新,力图打开中国儿童文学新格局的努力。二是2018年9月15日,由董宏猷、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新闻与文化传播学院和武汉出版社携手打造的“董宏猷儿童文学创作研究中心”在武汉成立。这种全产业链运营模式为促进武汉儿童文学的创作、研究、出版提供了良好的平台,通过推出项目、打造品牌,来提高儿童文学汉军的影响力与传播力,并在国内带来一定的示范效应,从而推动中国儿童文学走向繁荣。
    以代际为纲梳理2018年的湖北儿童文学,董宏猷、徐鲁、凡夫、韩辉光、伍剑等老作家继续扛起湖北儿童文学的大旗,他们不断进行着自我超越与突围,起到了示范作用和带头作用。他们有探索新的艺术经验的热情,并不满足于只讲一个传统的、老实的故事,他们追求的是对现实的变形,渴望写出生活的荒诞感,为作品注入时代气息、批判精神与人文关怀。
    作为当今湖北儿童文学的主力军,黄春华、萧袤、林彦、张年军、童喜喜等中生代作家坚守着自己的创作理念,不断探索、挖掘新的艺术主题与表现形式,产出了一系列质量上乘的优秀作品,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他们的儿童文学作品叙事视角独特,语言有各自独特的速度和温度,儿童形象塑造上不落俗套,这些赋予儿童文学一种新的形式感,使得作品呈现出新鲜的面貌。
    青年作家是一股朝气蓬勃的新生力量,舒辉波、陈梦敏、李伟、彭绪洛、周羽等作家以极大的热情投身创作实践,在童话、小说、诗歌、绘本等多个领域崭露头角,不断进步,日益成为湖北儿童文学创作的顶梁柱。他们的创作一方面非常自我,在刻画儿童的自我、书写个人经验的时候,更见个性;另一方面又努力地承担起社会责任,试图代表一种价值选择。他们笔下的儿童单纯,但又不失对复杂经验的好奇;热情,但又隐隐带着一种超然的冷静。
    2018年是湖北省儿童文学大踏步发展的一年,整体水平处于稳步提升之中,呈现出三个突出的特点:一是成熟的创作梯队,清晰的地方风格。老作家持续发力,起到了领头作用,除了董宏猷的《鬼娃子》屡屡获奖外,凡夫的《一天一个好故事》获得了第七届湖北文学奖,章建华的《朱鹮路路》获提名奖;中年作家在坚守中不断探索,在各自的领域往纵深处发掘;文坛上新人辈出,青年作家迅速崛起。在创作的代际分化过程中,常常会出现老、中、青几代人在创作理念和艺术追求上存在矛盾与分歧的现象,但湖北儿童文学领域的几代作家携手开展活动、积极研讨交流,在思想的碰撞中形成了良性互动关系。三个梯队互相衔接,在一种朝向本土的写作自觉中生成了儿童文学写作的地方性意义,这种地方性既包括了方言、民风、民俗,但更重要的是指通过他们的儿童文学作品,可以认识湖北这个地方的儿童是怎样生活的,他们的精神诉求又是什么样的,在他们的不断努力下,湖北省已经成为中国儿童文学创作的一个重镇。
    二是文类、题材和主题的多元化。本年度的作品书写了生态、探险、校园等多种题材,覆盖了小说、童话、寓言、诗歌、散文、图画书等多种文类,尤其是图画书,也就是绘本的创作,在徐鲁、萧袤、陈梦敏等一批作家的努力下成绩十分亮眼。他们一方面注重保留儿童的天真无邪,用简单纯粹的语言传递真、善、美这些人类普遍的情感,让儿童在认识世界之初逐渐形成对自然万物的同情心和同理心;另一方面又致力于儿童的思想启蒙,不断在知性与智性之间寻找适度的平衡,不是把他们当作“成人的预备”或“缩小的成人”,居高临下地进行灌输式教育与道德训诫,而是在尊重儿童个体独立性的前提下进行委婉含蓄的人性化引导,这是相当可贵的。
    三是强烈的现实感。通过阅读,感受最深的是湖北儿童文学作家对当下现实的敏感,他们深入现代社会,坚守儿童本位,细心体察儿童的情感与诉求,既关怀儿童,又并不局限于儿童,创作出了一系列具有趣味性、哲理性和时代性的优秀作品。作家不再执着于为儿童打造封闭的理想乡,而是将儿童的成长置于更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形成有深度、有厚度的文本。长期以来,人们一谈到儿童便立刻联想到快乐、纯真、简单、质朴等概念,儿童文学园地也成了一片没有烦恼与纷争的世外桃源。诚然,孩子的心是纯净的,童年时光也是一生中最为珍贵的记忆之一,但当代儿童实际的童年经验却并非如此单一化和片面化。在信息大爆炸、全球性危机迫近的新世纪,孩子面对的现实世界是复杂的,他们的内心世界也是丰盈饱满的,他们不仅会爱,还会悔恨与不甘;不仅会拥抱美好,也会经历苦难;不仅会关心眼前的一草一木,还必须参与到社会历史中去。需要注意的是,儿童文学本来就是一个以“成人文学”为参照而区分开来的概念,事实上,我们一般所谈论的文学从不会被刻意地称为“成人文学”,“在仅仅被理解为文学时,写给成人的文学以本身而存在,主要以其自身得到讨论,而不是根据它所不是的一个对立面而得到讨论”,这就意味着,在谈论儿童文学时,始终绕不开它所隐含的对立面,即成人。成人在为儿童写作时,难免会下意识地与成人世界做出割裂,力图创造一片纯粹的爱与美的净土,以此呵护儿童的心灵,却常常忽视了儿童也具有社会性,也要面对纷繁复杂的现实世界。随着创作观念的革新,许多作家都认识到了这一点,可以看到,这一年湖北儿童文学作家主要从两个方面进行了开拓:
    其一,他们尝试坦然面对现实生活中的诸多矛盾,揣摩童年生活中“阴影”的一面,对心理疾病、死亡等一些沉重的话题展开描写,黄春华的《一滴泪珠掰两瓣》和周羽的《转身去爱》就是很好的例证。在这些作品中,隐藏着的成人从儿童的对立面走了出来,不再为儿童打造完美的乐园,而是以一种与儿童平视的姿态,与他们并肩感受生命苦乐,双方“走向对话、交流、融合、互动,形成了相互赠予的关系”。其二,他们关注时代发展的浪潮,在作品中融入深厚的文化内涵和对现代文明的理性思考,如董宏猷的《鬼娃子》和舒辉波的《听天使在唱歌》就是如此。这些作品以立意之深、内容之广,为儿童文学开创了新的格局,纳入了更为博远深厚的文化意义,极具现实感和历史纵深感,为今后儿童文学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本年度湖北儿童文学不仅在创作上成绩斐然,而且还在出版、推广、普及等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作家们走进学校,与儿童面对面交流,切实将文学与语文教育相结合,关爱儿童健康成长。展望未来,还需优秀的作家、评论家、编辑、出版人携手并进,共创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