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召唤出为人生的诗观点·声音公 告地方性与现实感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7版 文艺评论
·如何召唤出为人生的诗
·观点·声音
·公 告
·地方性与现实感
湖北日报电子版
----  
 
7 文艺评论 2019.3.24 星期日

观点·声音
    这也就能理解,文学写作的社会生产力一向是被压抑着的,它是沉睡着的。互联网新媒体把这一切力量都唤醒了,都解放出来了,它催生、创造出了一个文学的社会、文学的世界。前面说到新概念作文大赛,只是用纸媒释放出了校园里的青春写作的文学生产力,还并没有触动到整个社会的文学写作的整体性解放。从文学生产角度来说,只有互联网是覆盖全社会的,对每一个人都是无差别可以使用的一种权利。所以能够最广泛地解放了我们的整个社会的文学写作的生产力,使得纸媒的文学世界在权力格局的变化当中,一下子显得黯然失色。你会看到,当纸媒文学感叹文学失落的时候,互联网新媒体文学正在欣欣向荣生长着,哪有失落感!
    ——吴俊《新时期文学到新世纪文学的流变与转型——以《萌芽》“新概念”作文、新媒体文学为中心》(《小说评论》2019年02月22日)
    科幻是一种开放、多元、包容的文类,并不是只有所谓的“硬科幻”才是科幻,真正的科幻不分软硬,它们都是基于对或然情境下人类境况的推测性想象。越来越多的科技从业者、企业家、教育工作者、艺术家等都从科幻作品中汲取灵感,或者说学会用科幻的视角去重构现实。因为正如以色列的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所说:“科幻也许是未来最重要的文类”,它处理的是我们在传统文学观念中往往被忽视的人-技术之间的关系,而这一关系现在充斥着我们的日常经验,是无法回避的。所有行业的精英需要跑得更快,看得更远,他们更像是时代的先锋,需要用直觉去创造出一种新的表达方式和语言,科幻无疑是一种非常有用的思维模式。
    毕竟在有生之年,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学会与AI,与机器,与更多超出想象的他者相处,也许这就是文明车轮滚滚前进的冷酷法则。
    ——陈楸帆《有生之年,每个写作者也许都将与AI狭路相逢》(文汇报2019年03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