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省举行纪念“三八”国际妇女节大会巾帼筑梦竞芳华武汉表彰“最美女警”“最美警嫂”检察院里有朵“最美岗花”图文:巾帼建功筑大桥图文:武汉军运会第二批特许商品面市省社会主义学院举行2019年春季开学典礼民营企业贷款更顺畅了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8版 要闻
·我省举行纪念“三八”国际妇女节大会
·巾帼筑梦竞芳华
·武汉表彰“最美女警”“最美警嫂”
·检察院里有朵“最美岗花”
·图文:巾帼建功筑大桥
·图文:武汉军运会第二批特许商品面市
·省社会主义学院举行2019年春季开学典礼
·民营企业贷款更顺畅了
湖北日报电子版
----  
 
8 要闻 2019.3.7 星期四

检察院里有朵“最美岗花”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汤炜玮 通讯员 汪光吉

    15年办案1200余起。
    先后荣获“湖北省十佳审查批捕办案能手”“武汉市优秀公诉人”“武汉市十佳侦查监督办案能手”武汉市“先进检察官”等称号。
    2018年,武汉市妇联首次推选“最美岗花”,她名列其中。
    她就是武汉市检察院批捕部检察官李晶。

    细审证据——
    从孤证到证据链

    2018年4月的一天,在逃人员陈某被抓获归案的消息传来,武汉市人民检察院审查批捕部一片欢腾。原来,在2014年武汉市公安机关的一次突击检查中,该市某洗浴中心多名涉嫌组织卖淫的犯罪嫌疑人被当场抓获,但是,被怀疑是洗浴中心老板的陈某,案发后一直在逃。
    本以为陈某落网,案件可水落石出。陈某却说:“我从事的是正规洗浴行业,绝对没有卖淫嫖娼,而且我的店早已转让给他人。”
    案件陷入僵局。
    陈某究竟是不是主犯?
    李晶全面了解陈某在案发前后的行踪和日常生活后,前往看守所提审。在讯问中,李晶避重就轻与陈某拉起家常,慢慢打开话匣子。李晶发现:有关洗浴中心的房屋租赁、转让合同以及员工的工资都由陈某妻子一手操办,案发后的洗浴中心仍然在营业,只是改了店名、换了法人。
    提审之后,李晶迅速和侦查人员沟通,提出了明确的书证、证人证言的补证意见。然而,因为该案4年前已经结案,当年被处理的其他同案犯有的已刑满释放,再次取证阻力非常大。
    李晶和侦查人员兵分两路调查取证,一路查找当年的涉案人员,一路找到现在洗浴中心的法定代表人询问。
    经侦查发现,涉案场所目前的法人,竟然是陈某让他当的法人。
    与此同时,已经刑满出狱的其他涉案人员也对陈某作出了有罪指证。侦查人员还收集到了陈某妻子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等相关书证。
    最终,该案从一个孤证到形成了一条证据锁链,犯罪嫌疑人陈某以涉嫌组织卖淫罪被顺利批准逮捕。

    细扣律例——
    从追债到黑恶势力

    2017年9月,武汉某高校读大一的小杨,在学校教学楼卫生间里看到一个“缺钱找师兄”的贷款小广告。面临经济困难的她,拨打了联系电话,借款2000元。但却被迫签订10580元的借款合同。
    后来,对方以催收费、手续费等各类名目要求其还款,并且以如果不还就通知学校和家长相威胁。小杨被迫以“洗单”的方式签订了更高额的贷款合同,最终债务高达5万余元,对方还以泼油漆等多种威胁方式索要债务。
    小杨选择了报警,警方将靳某等3人犯罪团伙以敲诈勒索罪报请逮捕。
    如何鉴别、界定黑恶势力?李晶对该案涉及的相关司法解释和类似案例进行了大量学习研究,完成细致全面的准备工作后,她来到看守所,对本案中的两名催收员余某和赵某进行讯问。“你们去催收的时候,老板有没有什么要求?”李晶问道。“老板要我们表情严肃一些,说话语气坚定一点。”余某回答。“还有呢?”李晶追问。“他还特地给我们买了全套的黑色衣服,要我们去学校找小杨的时候穿。”“如果被催收的学生不愿意跟你们去公司,你们怎么办呢?”李晶继续发问。“老板说不让我们打骂学生,但我们会告诉学生,或者暗示如果不去的话,要将校园贷的事情告诉学校和家长,一般他们都会跟我们走。”
    通过一系列讯问,案情在李晶的头脑中更加清晰,该案符合司法解释对于恶势力团伙的认定要求。
    2018年4月19日,武汉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对靳某等3人批准逮捕。当月,武汉市政法委公众号扫黑除恶专栏对该案进行了权威发布。与此同时,李晶还向公安机关发出继续侦查意见,追抓同案犯5人。目前,该5人均已依法逮捕。

    细察隐情——
    从盗窃犯到守法公民

    2019年新年,李晶收到一条特殊的短信:“我已经找到了工作,生活步入了正轨,谢谢您!”
    2018年4月,她受理了一起普通的盗窃案件,阅卷中,嫌疑人谌某多次盗窃的经历和家庭情况引起了她的注意。“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没有父母,四肢健全却屡屡偷盗,这是为什么?”
    提审时,李晶跟他拉起了家常。“可以告诉我你是哪里人吗?”“湖北嘉鱼人。”“嗯,我知道这个地方,你们那的鱼丸很好吃。你爸妈会做吗?”“我小的时候他们做过,不过他们都已经不在了。”
    ……
    谌某慢慢敞开了心扉。原来,1998年夏天,一场意外夺走了谌某母亲的生命,几年后,父亲又病故。他独自来到武汉谋生,但因为身份证、户口本遗失,一直无法找到稳定的工作。2015年夏天,谌某在武汉某小食店吃饭,无意看到隔壁桌上放着一部手机,眼瞅四周无人,一念之下,他拿起手机,揣进口袋……
    得知谌某的第一次盗窃源于此,李晶很难过。她当即联系公安户政部门,详细咨询像谌某这样没有双亲、户口本也遗失的情况,在武汉该如何补办身份证。
    挂上电话,她把整个流程都写在了纸条上,对谌某说:“等你出去以后,记得先去居住地的流动人口登记站做个登记……”
    接过字条,谌某泪水滑落脸庞,哽咽地说:“谢谢你,检察官,出狱后我一定不会再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