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江口194个村开启扶贫“月考”从一盘散沙到满盘活棋图文:邂逅浪漫七夕开出廉政清单 化解违纪风险张湾项目审批实行全程代办图文:图片新闻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版面概览
 第12版 十堰观察
·丹江口194个村开启扶贫“月考”
·从一盘散沙到满盘活棋
·图文:邂逅浪漫七夕
·开出廉政清单 化解违纪风险
·张湾项目审批实行全程代办
·图文:图片新闻
湖北日报电子版
----  
 
12 十堰观察 2018.8.15 星期三

工作有标准 村村有竞赛
丹江口194个村开启扶贫“月考”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戴文辉 通讯员 王东 付义林

    8月7日,丹江口市土关垭镇。四方山村支部书记朱超握着稿纸上台述职,心情忐忑。
    他参加的是全镇精准扶贫月度考核,将对11个村打分、排名。5月份月考,四方山村名列第三,6月是第二,这次能否再进一步?不久,结果公布:四方山村拿了冠军!一片恭喜声中,朱超与身旁的驻村帮扶干部钱功银击掌相庆。
    类似的场景,已是第6次出现。作为丹江口市第一批4个试点乡镇之一,土关垭镇从2018年2月开始实施精准扶贫村级月考。6月,这项考核机制在全市18个乡镇全面推行,194个村的村两委班子、乡镇驻点干部和驻村扶贫工作队,一起投入这场轰轰烈烈的扶贫竞赛。

    思路:“模拟考”参照国检

    放在半年前,朱超怎么也想不到能拿冠军。四方山村是土关垭镇最偏远、基础最薄弱的村,全村525户1904人,贫困户占了259户966人。2017年全镇精准扶贫年度考核,四方山村排名垫底,当时第三方测评,找出400多条问题。
    整改清单一大摞,朱超翻开一看,都是些小问题:贫困户信息更新不及时、干部入户走访覆盖率低了几个百分点、入户路修建进度迟缓等,平时没在意,“谁知道看得这么细、这么严呢?”
    但是,更严格的考核还在后面。
    丹江口是国家级贫困县(市),有贫困人口9.81万人。根据十堰市统一部署,该市将于2018年底整体脱贫“摘帽”。“年底就要迎接省级、国家级检查验收,标准只会更严!”丹江口市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市每月脱贫攻坚综合督查,发现各种“小问题”依然存在:有些易迁户住进新房,老房子还没拆,有些村子的扶贫茶园缺少管护,扶贫户信息更新不及时……
    丹江口市委组织部决定,探索开展以“述精准扶贫、述基层党建、述信访维稳,开展谈心谈话”为主要内容的“三述一谈”村支部书记精准扶贫工作月述月评活动,被村干部称作“月考”。“问题及早发现、尽快解决,避免越积越多。同时,对基层党组织传导压力、落实责任,充分发挥村支部战斗堡垒作用,加速推进脱贫攻坚。”该负责人道出了初衷。
    2018年2月,蒿坪镇、盐池河镇、浪河镇、土关垭镇率先试点。作为考核实施主体,各镇党委对考核内容、评分细则拥有自主权,但考核标准统一:严格参照精准扶贫“国检”,坚决从严。“月考是模拟考试,模拟标准就是‘国检’”。
    4个月后,村级月考在全市推广。月初,各乡镇党委制定任务清单,明确工作进度、要求和完成时限。月底,组建专班到各村实地测评,组织村支部书记就当月工作述职。综合两方面得分,对各村排名并进行通报,下发整改清单。对排名第一的村,授予“流动红旗”,每名村干部当月绩效工资增加500元。排名垫底的村,村支书、驻村工作队队长和乡镇驻点干部上台表态发言,镇党委到村开展谈心谈话,帮助整改提升。对半年内3次、一年内4次排名垫底的村,村支部书记免职。

    收效:“指挥棒”凝聚合力

    2018年2月。听说镇里要搞“月考”时,朱超几宿没睡好,跟钱功银再三合计,又请镇党委、政府把脉,最终决定双管齐下:一是抓村民增收,二是抓问题整改。
    四方山村成立全市第一家村级务工协会,200多名在外打工的村民参加,加强交流、分享信息。钱功银是市经信局干部,利用单位资源,帮助协会组织了两次就业培训,将6家企业请到村里,提供120个就业岗位,26名村民应聘成功。同时,发展400亩花椒种植基地,让贫困户在家门口挣钱。
    村民收入增加了,村干部的工作也好做了。“把任务分解到人,实行销号作业。”朱超说,400多个问题大部分整改到位,但也暴露出一些新问题,“拿了第一,压力更大,不敢懈怠。”
    知耻后勇,力求上进,土关垭村是另一个典型。该村是集镇村,基础好,却在2月份的月考中排名垫底。镇党委班子到村部座谈,使出激将法:“下次月考,能进前六不?”驻村工作队长孙福江“腾”一下站起来:“咱要搞就搞第一!”从那天起,村干部和驻村工作队员每天一早碰头分工,晚上开会总结,一个问题一个问题整改。3月、4月和5月,土关垭村月考三连冠。
    有个村,驻有5支扶贫工作队。以前,大家各有各的想法,力量分散。如今,有了月考这根“指挥棒”,工作重点明确,步调统一。“万一排名垫底,村支书和驻村工作队长都要上台检讨。现在真是心往一处想,形成合力。”一名村干部说。
    浪河镇代湾村在2月、5月和6月的月考中3次排名垫底,按照考核规定,原村支部书记喻洪平被免职,镇驻点干部和驻村扶贫干部被约谈问责。“我们的考核是动真格的。”浪河镇党委书记谢志勇介绍,虽经谈心谈话,但喻洪平不能改变作风、改进工作方法,问题整改迟迟不能到位,“现在,所有干部都感受到空前压力,你追我赶的竞争氛围彻底形成。”

    期许:“练兵场”锤炼干部

    朱泉是名90后大学生村官,6月份开始担任土关垭镇金竹园村支部书记。刚上任时,小伙子有点茫然,“工作千头万绪,不知道从哪儿做起。”拿到考评表和任务清单以后,他松了一口气,“就像考试前老师给划了重点,照着表,一项一项工作去推进,不会走弯路,效率高。”
    对于月考,小伙子也产生了一些想法,比如考核能否更严格、打分差距能否拉得更开?“就拿农村环境整治来说,考评组应以暗访、抽查为主,不能光去看示范点。”
    许多村干部都有类似思考。有人提出,各村情况不同,基础有强有弱,制定考核细则时需考虑公平性;还有人提出,一个乡镇有多个考核专班,尺度不一。
    “有意见是好事,说明大家都在认真对待。”丹江口市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介绍,对于考评细则,各乡镇可以动态调整,不断深化、优化。浪河镇2月份第一次月考,只设置了5个大项,到6月份,已细化为15个小项。丁家营镇的考评表设有加分项,包括贫困劳动力新增就业和工作创新等内容,分值5分,引导各村“跳起来摘桃子”。各乡镇原则上只安排一个考核组,“一把尺子量到底”。
    该负责人说:“村干部能力普遍提升,倒逼各乡镇党委把考核制度精细化、标准化,让月考模式更有生命力。”
    如今,在各乡镇,考评表和任务清单渐渐变成“规定动作”,各村往往主动加量,做一些“自选动作”。土关垭镇党委书记林廷锐讲了一个故事:有个村,2011年建成的移民安置点里,乱搭滥盖问题严重,多次整改,收效甚微。实行月考后,村干部一周内拆掉违章建筑,清理道路,村里面貌焕然一新。“拆违并不是考核内容,但这个村主动做了,这种作风上的转变值得点赞。”林廷锐说。
    这也是丹江口市委组织部的期许:月考不仅仅是一场竞赛,更是锤炼干部作风、提升干部能力的练兵场。“我们不提倡为考核而考核。把工作做实做好,得分和排名自然就能上去。”该部门相关负责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