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风·孝善篇》在麻城首发等待下一只白鳍豚出水一跃竹山的孩子 可就近入学了广告图文:《土家泛博物馆(彭家寨)总体规划》亮相威尼斯高考期间应急指南农村教育生态悄然改变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9版 文化
·《中国家风·孝善篇》在麻城首发
·等待下一只白鳍豚出水一跃
·竹山的孩子 可就近入学了
·广告
·图文:《土家泛博物馆(彭家寨)总体规划》亮相威尼斯
·高考期间应急指南
·农村教育生态悄然改变
湖北日报电子版
----  
 
9 文化 2018.6.4 星期一

走上央视《朗读者》的武汉科学家刘仁俊——
等待下一只白鳍豚出水一跃
    湖北日报讯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文俊 通讯员 孙慧

    他是白鳍豚专家,是深受广大中小学生喜爱的“湖北省优秀科普作家”,他与白鳍豚“淇淇”相伴20多年。6月2日晚,中科院水生所研究员刘仁俊登上央视《朗读者》,讲述他与“淇淇”的故事。
    被称为“长江女神”的白鳍豚是我国特有的淡水鲸类,仅产于长江中下游。几千万年以前,它们就生活在长江,被称为“活化石”。长期以来,由于人类活动增加及活动不当,白鳍豚大量锐减。2002年,“淇淇”孤独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之后的10多年里,刘仁俊一直在寻找,但再也没在长江流域看到白鳍豚的身影。

    与“淇淇”的22年

    1980年1月11日,2岁左右的“淇淇”在靠近洞庭湖口的长江水域被湖南省城陵矶渔民捕获。当晚8时,刘仁俊接到从城陵矶水产收购站打来的长途电话后,借了一辆破旧吉普车和同事冒着风雪赶去。看到被麻绳拖在船尾、伤痕累累的白鳍豚时,刘仁俊和同事当即跳入水中,用担架将它托出,运回中科院水生所。
    “淇淇”伤口已经严重感染、奄奄一息,刘仁俊和同事们访遍所有能够提供帮助的专家和朋友,最终通过为“淇淇”服用云南白药,并为它制作了一件小背心包扎伤口。5天后,“淇淇”的伤终于好了。
    “它很聪明,不高兴时会朝我喷水,有一次差点咬到我,看见是我,马上松开了!”从1980年1月12日下午5时至2002年7月14日早晨8时,在200平方米的池子里,“淇淇”生活了22年多。刘仁俊和同事们始终悬着一颗心,怕“淇淇”吃不好、身体不健康,甚至怕它不高兴。他们运用了人类对动物最体贴的关怀来温暖和关爱这只雄性白鳍豚。
    22年多的时光里,通过对“淇淇”的饲养,我国科研人员取得了一批科研成果,使得我国的淡水鲸类研究在世界上独树一帜。

    没能给“淇淇”找个伴

    “我们这个行星是个很好的行星:这里有昼和夜的递变,有早晨和黄昏,凉爽的夜间跟在炎热的白昼后边,沉静而晴朗的清晨预示着一个事情忙碌的上午:宇宙间真没有一样东西比此更好……”节目中,刘仁俊深情朗读林语堂作品《大自然的享受》,献给他永远的朋友“淇淇”。
    “白鳍豚在长江是没有敌人的,它的敌人是人。”刘仁俊说,他对不起“淇淇”,让它孤独了一辈子,没能给它找个伴。
    在200平方米的水池里,“淇淇”曾是那么孤独而又坚强。刘仁俊一直在为它寻找一名伴侣。1986年,名叫“珍珍”的雌性白鳍豚来到“淇淇”身边,两只白鳍豚开始一起嬉戏玩耍。这段时间里,“淇淇”是快乐和健康的。令人遗憾的是,1988年,尚未成年的“珍珍”因患肺炎不幸去世。
    “它难过啊,一天到晚叫,到处找啊!”刘仁俊说,“珍珍”去世后,“淇淇”一直很难过,为了再给“淇淇”找个伴,刘仁俊带了60几个渔民、很多船,在长江上到处找,但再也没能找到另一头白鳍豚。2002年7月14日上午8时,25岁的“淇淇”永远地离开了。
    2007年,白鳍豚被宣布功能性灭绝。
    “功能性灭绝并非消失,希望它出现在长江的某个地方。”刘仁俊依然在寻找、在等待,等着下一只白鳍豚出水一跃。他说,白鳍豚保护区已经建好了。